返回第956章 不对劲,你想阴我!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雪国局面惶恐无比,清洗感觉到了震感。

    在费雷德跪立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圆润的洞口。

    自上而下,深达千米,宛如一口直径达到十米的井口。

    这是宁北一指所造成的。

    费雷德则是尸骨无存。

    一尊封号绝巅,就这样烟消云散。

    宁北落在地面,脚尖相距地面半米,看似落地,却漂浮在天空,缓缓闭着眼睛,回想着刚才这一击。

    正是这一击,仿佛为宁北推开另一扇大门!

    这是另一个武道境界!

    更能动用不同于气血之力的力量。

    宁北睁开眼,轻声自言自语道:“这就是九五专属的力量吗?仅仅触及一丝,便凌驾绝巅气血之力之上,这或许是天地之力!”

    宁北意识到这部分力量,恐怕术武一脉的武者,也能动用。

    古武和术武的恐怖,宁北初有体会。

    或许武者到了绝巅境,方才是踏入修炼路。

    绝巅以下武者,当真不过是基础境。

    从武者到封王,一直在为后路打熬基础罢了,掌握身体内的力量,驾驭劲力,很明显就是到了绝巅境,能够完美驾驭周身气血之力。

    若是省略了基础境界,连驾驭劲力的过程都省了。

    可想而知,到了绝巅境,周身气血你拿什么驾驭?

    武者对气血失去驾驭掌控力,气血逆走,下场便是死!

    宁北睁开眼,眼神闪过几分倦意。

    刚才仅仅一指,于天地力量形成共鸣,耗尽宁北所有精神力,整个人的状态都有几分慵懒困乏之意。

    浑身慵懒之气的宁北,抬起左手,倒吸斜插在旁边的北王刀,收刀归鞘,浑身气血外涌形成一个座椅,款式和青铜王座差不多。

    宁北转身坐在上面,胳膊放在座椅上,撑着半边脸颊,缓缓闭上眼,口鼻竟然发出轻微酣睡声。

    困乏到了极致,宁北需要休息了,才能恢复精神。

    偏偏宁北独坐在这里,愣是无人敢靠近。

    至于雪国高层,胆寒无比,他们站在帝国大厦的玻璃窗前,硬生生看到宁北一指绝杀封号绝巅费雷德。

    这份实力强的让人绝望。

    凑巧的是,憨头憨脑的燕归来,牵着小毛驴,来到了这栋大厦当中,直达最顶层。

    最顶层的奢华大厅,聚集着几十号人。

    突然到来的小憨憨,吸引到不少人的侧目。

    一尊魁梧中年人,面色凝重道:“华夏指挥使燕归来!”

    “哇咔咔,你认识我啊?”

    燕小憨一脸臭屁模样,没想到雪国这些人竟然还认识他。

    这简直就是废话!

    对于北凉诸子,境外百国都建立的有信息库。

    北凉军最大的小憨憨,个人信息自然也有收录。

    只不过燕小憨的平生履历,让人不忍睹视。

    这个坏胚,绝对是北凉一脉中的另类。

    魁梧中年人面色低沉道:“燕指挥使,你突然造访我雪国,不知道有何贵干?”

    “我哇,来杀一个人,喏,就是他!”

    小憨手指一位尊贵青年。

    青年便是雪国太子!

    魁梧男人朴半烨,当场释放属于他的绝巅威压,低沉道:“放肆,这是我雪国太子!”

    “那就对啦,我杀的就是他!”

    小憨憨送来牵着的小毛驴,转而浑身气质变了,释放更为恐怖的威压。

    一股弥漫全场的黄金气血,压制了满堂武者。

    “北凉燕归来,奉我哥杀令,前来诛杀雪国太子,拦者,就地格杀!”

    燕归来满头长发,随风舞动。

    在这一刻,他才是北凉一脉的大魔王!

    他的憨憨劲,也只有在北凉军中那几位哥哥面前,才会显露出来,平日里顽劣的很。

    可是如今这是在境外!

    燕归来一步跨出,抬起左手,黄金气血离体而出,化作一杆黄金长矛。

    小憨双手持战矛,瞬间突刺,杀向尊贵青年!

    这一幕惊到了所有人。

    朴半烨惊怒道:“气血外放化物,高阶绝巅?”

    “太子,逃!”

    雪国不乏忠义武者,想要阻拦燕归来,让尊贵雪姓青年逃离大厦。

    可是燕归来既然杀入这里,谁也别想逃!

    燕归来持战矛,正面杀去。

    拦者,一律格杀!

    朴半烨一尊气血千纳绝巅,在燕归来面前,刚欲出手。

    结果黄金长矛,刺穿他的胸膛。

    当场给予格杀!

    雪国眼神冷静如初,释放属于他的绝巅威压,有着几分国运的味道。

    这个家伙已经成功承载过一次雪国的国运!

    只不过承载了一小波!

    况且雪国的国运,岂能和我华夏的国运相提并论!

    一个国家的国境版图越大,民众越多,那么国运便是越恐怖。

    放眼全球,能和我华夏相比者。

    也只有第一帝国和第二帝国!

    至于第三帝国,去年西北大战,华南劲旅叶擎苍率部,把那群阿三八个军团摁在地上摩擦,头都给打歪了。

    对于第三帝国,宁北等人从未放在眼中过。

    一群上不了台面的跳梁小丑罢了!

    根本不足为虑!

    在这种大厦中,燕归来很平静,双手持黄金战矛,清洗拦在前路的雪国武者。

    其中还有封王级武者,小憨持矛,直接将其洞杀。

    直到只剩下尊贵青年一人。

    燕小憨注视着他,歪着头说道:“你为什么不出手?”

    “古老的黄金战神体质,我不是你的对手,多余的反抗,不过是增加死亡前的痛苦。”

    尊贵青年很平静,仿佛将要死的人不是他。

    燕归来憨头憨脑的,眼神狐疑道:“不对劲,你身上有老阴批的味道,你想阴我!”

    小憨憨的成长环境,虽然小时候被他几个哥哥宠着长大。

    可是别忘了,他那几个哥哥,不是坏胚就是刺头,要么就是心机毒辣的老阴批。

    如同北凉二爷楚瘸子,那个老阴批十余年来,不知道阴死了北部八雄多少武者。

    小憨耳濡目染下,也有模有样学了不少脏心机。

    他虽然不屑于盘算这些事。

    但是直觉准啊!

    燕归来觉得雪国太子,身上有几分老阴批的味道,本能觉得这货想要阴他!

    这种条件反射的警戒感。

    顿时,让雪国太子都懵了!

    无良道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