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18章 老辈人,理念不同!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无良道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对于张轻舞的震惊。

    “主上将九五之法,尽数传授给八部将,我需要在人间行走,未曾修习!”

    影子在宁北旁边,压低声音微微说了句。

    可以想象,影子若是也修了九五禁法,天大地大岂有他容身之地。

    恐怕早就有老古董绝巅,满天下的追杀影子。

    所以影子在外面行走,不修习九五禁法,自身才是最安全的。

    宁北看向影子,逼问道:“十年来,你们跟随老师在做什么,雪叔的身体内,我能感觉到内蕴一股十分恐怖的气血力量,为什么他会说现在是临终前!”

    影子沉默了!

    没有叶凡授意,影子半个字不敢说!

    同时汴京市上空,发生了恐怖的激战!

    来历不明的两尊老东西,实力当真是恐怖!

    他们的实力,恐怕已经不弱于香香姐!

    而且到现在,宁北才算看清他们的模样。

    两个白发苍苍的老家伙,浑浊眼睛都是绿色的,浑身皮包骨头,寿元都干涸到了极致。

    这副模样,恐怕是使用了龟息一样的禁术,延长了自己的寿命,苟活于阴暗角落,直到最近才出来。

    这种老古董,诞生的年代,恐怕都遥远的很!

    对于他们,唯一能活命的希望,就是九五禁法!

    修了九五禁法,猎杀绝巅武者,吸收其气血化为己用,帮助自己突破,功成九五,延寿百年!

    那可是百年寿命,为此绝对有人,不惜代价也要争夺到。

    两个牙齿掉光的老东西,眼神冒着绿光,浑身外放的气血,几乎是都是黑红色的。

    血液都快坏死了!

    红袖昭雪手握青铜剑,平静道:“主上一个月前说,我若不动剑,可再活半年,可今夜是大雪!”

    “我红袖昭雪生于雪中,今夜长眠于雪夜,倒也还行!”

    红袖昭雪踏前一步,手中青铜剑便出鞘一分。

    九步过后。

    青铜剑出鞘。

    剑光如光束,欲要刺破苍穹!

    两名老东西嘶哑道:“濒死之躯,也敢阻老朽,死!”

    两人同时出手,气血外放,自身如星辰,血漫天地间,化作百米血色巨人,具有摧毁汴京市的力量,一拳轰向红袖昭雪。

    红袖昭雪持剑踏空,弹指淡笑间道:“这把剑饮过九五血,我脚下长靴,踏过九五躯,而今你们区区两名八府老狗,也敢在我面前叫嚣?”

    轻轻一句话,有着说不出的霸气。

    红袖昭雪持剑,再道:“一剑星辰灭!”

    唰!

    满天皆是剑意,青铜剑穿梭于黑夜。

    一剑横空,惊鸿刹那间。

    两尊老东西绿油油眼睛,流露出几分惊恐,感觉到红袖昭雪的剑,不似人间之剑!

    犹如谪仙一剑,摄心魄,惊天地!

    一剑清空汴京百里积雪,剑斩两名八府。

    随后青铜长剑归鞘,红袖昭雪浑身气势,已经提升到了巅峰。

    一尊九五,屹立人间,如同神祇!

    天地归于寂静。

    红袖昭雪屹立大雪当中,自身仿佛完美无瑕,没有任何伤势,恢复到前所未有的巅峰状态。

    而且世人皆说九五禁法是阴毒邪法。

    可是红袖昭雪身上,可有半分阴邪之气?

    恰恰相反,红袖昭雪身上却有浩然正气!

    心怀光明,信奉人间正道。

    纵然修炼邪法,又能如何!

    世间最恶的人,恰恰是武者。

    武者之心,毒过蛇蝎。

    功法无罪,心术不正者,纵然修炼人间浩然正法,怕也是能修成邪功。

    宁北脚踏青铜王座而起,看出红袖昭雪如同回光返照,凝声道:“雪叔,我带你回昆仑,一定能治愈你的伤!”

    “自青铜剑出鞘起,大罗神仙也治不好我的伤!”

    红袖昭雪体内有伤,伤可致命!

    其实天下武者,以武为道!

    武道伴随着杀戮和争斗。

    武者身上谁无隐疾。

    更何况,此刻红袖昭雪轻声说:“少主,回家去,暗中真正的大敌,尚未露面呢!”

    “真正的大敌?”

    宁北不由一惊,意识到老师叶凡和红袖昭雪他们,从未把先前的两条老狗放在眼里!

    红袖昭雪之所以全面爆发全力,而不顾自身伤势。

    就是因为隐藏于暗中的大敌。

    在红袖昭雪声音落下后。

    一尊恐怖的威压波动,从宁家庄园门口,陡然爆发而出!

    威压如天,彰显强大气血生命力。

    伴随一道威严声音响彻黑夜,道:“帝主手谕,凡修九五禁法者,一律诛杀!”

    “庚剑,别啰嗦了,帝主这老狗又派你来了,就不能换换人?”

    红袖昭雪生而温雅,此刻话语却是粗鄙的很。

    当众辱骂帝主为老狗!

    轻狂如久,红袖昭雪!

    所以宁北年少轻狂的性子,是跟谁学的,相信此刻已经有了答案。

    看看宁小北这些长辈,当真无一弱者!

    北凉一脉,不出废物!

    红袖昭雪的话,引起宁家庄园门口独臂男人的愤怒,他名庚剑,暴喝:“红袖昭雪,你放肆!”

    “少废话,三年前我断你右臂,今夜,一剑断你右臂,又有何难!”

    红袖昭雪话语间,透露出他和独臂男人可是旧识。

    而且两者之间,厮杀了无数年!

    唯独宁北难以置信道:“帝主老师的人?”

    在这一刻,宁北当真无法接受,若是帝主老师的把雪叔八部众伤成这样。

    那宁北今夜,恐怕真要反帝主了!

    老一辈人的恩恩怨怨,后辈人宁北无法理解,也不知道该怎么理解。

    毕竟老师叶凡还有帝主,都是人世间最可怕的人物之一。

    他们这些大人物,各有各的信念。

    纵然双方无仇无怨,可是信念不同,理念不一,如何同存!

    求同存异?

    那是无用之辈的妥协罢了!

    求同存异这种中庸之道,若是用在武者身上,恐怕你要成绝巅武者都难啊!

    武道必争。

    武道分胜负决生死,在生与死之间,借助外力逼出自身潜力进而突破。

    武道没有中庸之路!

    宁北眼神浮现怒意。

    红袖昭雪察觉到了,缓缓转身轻声说:“少主不用在意,帝主那老狗,容不下我们北凉一脉这些修炼九五禁法的邪徒,或许他心中,天生的瞧不起我们,认为修的是旁门左道!”

    “但我们身上的伤,帝主座下这些老狗,还无法做到!”

    红袖昭雪两句解释,就是告诉宁北,别参与进来老一辈人的恩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