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11章 万亿家产,留给你了!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随着午夜十二点到来,偌大的汴京市,寂静瞬间被打破。

    炫彩夺目的烟花,在这一刻被点燃。

    天空下着鹅毛大雪,家家户户的烟花爆竹燃起,在天空炸开,形成一个个美丽的图案,象征着新年的到来。

    除夕夜又称为守岁夜,在这一晚所有孩童大人,都可以光明正大的通宵去玩。

    宁家庄园内,亦不例外。

    燕小憨除了喜欢吃,还喜欢玩!

    这个憨憨放双响炮,竟然是用手捏着。

    长二十五厘米的炮仗,在他手中炸开,头部那一截咻的一声冲向天空,瞬间绽放美丽的烟花。

    小憨憨玩的美滋滋的,仿佛炮仗炸的不是他的手一样。

    虽然有点疼,但完全炸不伤小憨憨。

    毕竟是封王人物。

    这要是被炸伤了,传出去岂不是笑话。

    但小憨憨根本不在乎,他在北境闹得笑话一大堆。

    只见在庄园内,燕小憨肩抗扛着七十二响的礼花筒,嗷嗷叫着就冲小毛驴跑去了。

    礼花弹落在小毛驴脚下炸开,遍地火星子。

    小毛驴被惊的一蹦三米高,张口就叫唤道:“草泥马、草泥马……”

    哪知道小憨憨玩的更嗨了,肩抗礼花筒满庄园的炮轰小毛驴!

    小毛驴摊上小憨憨这个新主人,绝对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太特么坑驴了!

    憨头憨脑的燕归来,可着劲的在宁家庄园撒欢,弄得在整个庄园鸡飞狗跳的。

    欢声笑语不绝,小憨憨可劲的折腾小毛驴。

    张启星可怜兮兮的蔫吧着小脑袋,两个小胳膊肿的像极了大白萝卜,胳膊上打上了石膏,缠绕上了白色布条,显得更加臃肿,于他的小身体极不匹配。

    秦蕙兰不仅心疼责怪宁北,说道:“北儿,你们这是出去做什么了,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连启星都照顾不好。”

    一通数落让宁北满脸无奈。

    幸亏老妈不知道漠北的艰辛,宁北他们这些北凉诸子,试问谁不是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

    北凉诸子都是双手染满鲜血的人,皆是浑身缠绕着杀孽。

    主要还是张启星看上去过于年幼!

    他虽然和宁北同岁。

    可是这个小不点的成长过程,足足有十年空白期!

    如果要较真的话,张启星和宁北同岁。

    年仅二十岁的弱冠之龄,被足足冰封十年。

    外表还是十岁时的样子,唇红齿白的可爱小脸,极具有欺骗性。

    就张启星这个样子,谁他妈敢相信这个小不点,今晚差点一拳打死一头万纳绝巅武者。

    张启星虽然比同龄人成熟,终究还是个十岁的小屁孩。

    闻名天下的小文帝,又能如何!

    在宁北面前,依旧是那名小弟弟。

    宁四爷抱着宁果果,轻声道:“北儿,你们刚才出去做什么去了?”

    “处理了些小事,四叔,我听四婶说,过了年你想把果果送到北斗学宫去?”

    宁北起身把怀中的张启星,放到地上让他一边玩去,转身从宁四爷怀中接过小果果。

    张启星满脸幽怨的看着他宁北。

    宁北察觉到他的眼神,没好气道:“二十岁的人了,还像小时候一样整天卖萌,你是我华夏未来的小文帝,得成熟点!”

    “我冰封沉眠十年,今年才十岁!”

    张启星根本不承认自己二十岁。

    宁家众人哑然失笑,显然都知道了张启星的特殊之处。

    宁四爷面色凝重道:“我和沐橙老师沟通过,她也希望果儿尽早进入北斗学宫,果儿也想学武!”

    “我也想长大后像哥哥一样厉害!”

    小姑娘心里或许最崇拜自己的大哥宁北。

    张启星酸溜溜哼唧说:“做梦!”

    “你居然凶我!”

    宁果果小脸气呼呼看向张启星,完全把小启星当做同龄人。

    堂堂小文帝和小姑娘可不是同龄人!

    他都快二十岁了!

    宁沧澜朗笑道:“好了,把小憨憨喊进来,大家一起吃饺子!”

    除夕夜要吃饺子!

    一夜要吃三顿饭。

    这些民俗都是有说法的。

    毕竟除夕夜不能饿肚子。

    这可随了燕小憨的心意,从小就贪吃,长大后更是嘴馋,啥都想吃一口。

    要不是他打不过他家北哥,估计这个憨憨能把宁北给吃了!

    燕归来在外面折腾小毛驴,玩的满头大汗,回到明堂坐在桌子上,对着碗里面的饺子就开始扒拉。

    小憨憨吃饺子,根本不嚼,直接就咽了!

    满满一碗饺子,燕小憨眨眼间就被扒拉光了,眼神偷偷瞄向李天策,小声说:“这饺子啥味的?”

    李天策:“???”

    一阵无语后。

    李天策没好气道:“你不刚吃完一碗吗?”

    “没尝出啥味!”

    小憨憨老老实实的嘟囔一句。

    惹得宁沧澜朗笑道:“哈哈,今晚饺子管够,蕙兰再给归来盛一碗。”

    “饺子多着呢!”

    秦蕙兰脸上带有慈爱笑意,把小憨憨他们几个当做自家孩子看待。

    小憨憨吃饭的时候特老实,也不捣乱,就是闷头吃饭。

    宁沧澜在旁吃饭时,轻声说:“北儿,我和你四叔商量过了,打算年后卸任宁氏集团董事长职务,由你担任。”

    “爸,家里这份产业,留给果儿吧!”

    宁北似乎完全不知道宁氏集团如今的市值!

    宁氏集团市值12500亿!

    整整过万亿的市值。

    这份资产是宁家几代人积累下来的,最后势必要传到宁北手中。

    原因无他,宁北是家中嫡长子!

    自古长幼有序,长子继承家业。

    宁沧澜直言说:“果儿还小,怎么能肩负起这么大责任。”

    “轩辕恐怕也无心继承家业,所以宁氏集团只能交到你手中。”

    宁四爷在旁劝说着。

    这明显不是临时起意,估计宁沧澜和宁沧殇两兄弟,早就有了让宁北接掌家族产业的打算。

    但是,宁北可不仅仅是宁家的嫡长子!

    他更是当今镇国王!

    一座小小的汴京市,犹如一个小水潭,又怎能留得住宁北这头真龙!

    宁家这份产业虽好。

    但宁北无法继承!

    在明堂门口,缓缓出现一个尊贵女子,年约二十七八,气质高贵,正是张轻舞!

    她四个月前,就被接回了宁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