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09章 你可知,他要做什么?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更何况今夜有两名绝巅在这里,还有一位宁北王!

    同时李天策踏雪夜行,降临这片区域。

    他轻声道:“哥,你咋亲自来了!”

    “有些不放心!”

    宁北轻声说了句。

    仅仅一句不放心,他便亲自来了。

    原因很简单,现在天下人都知道如今的华夏是北凉的时代。

    动宁北的妹妹。

    无异于太岁头上动土。

    放眼天下,敢太岁头上动土的势力,又有几家!

    绝对绕不开四大序列!

    宁北近段时间,对门阀序列打压的最恨。

    双方仇深似海!

    加上宁北于华山之巅,重启北王战刀,已经说过要动手铲除天下各大门阀。

    消息恐怕已经外泄!

    先前楚岚提醒过宁北,他在华山收服的那批世家天才,并非真心加入军部,也不是真心甘愿入北凉为将。

    那些人是被逼的。

    不加入北凉军,就会魂断华山。

    所以那些人臣服于北凉麾下为将,并非真心臣服,肯定会把宁北说过的话外泄。

    各大门阀知晓宁北要动手,必然要提前防备。

    至于如何防备。

    恐怕只能从汴京下手!

    崔氏门阀这些势力,想要制衡宁北这位北凉王,只有动宁北在汴京的家眷,以此挟制

    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一旦这样做,门阀知道他们将再无退路。

    虽然现在门阀势力和北凉军势如水火,经常发生冲突,导致门阀武者丧命于北凉刀下。

    但双方还没彻底开战!

    真正撕破脸的血战。

    那将是不顾一切的摧毁对方,会动用所有手段,将对方斩尽杀绝。

    直至今日,宁北还未彻底覆灭过任何一座门阀!

    门阀真正的底蕴强者,宁北还未看到!

    此刻,宁北独坐青铜王座,注视着面前三名男人,眉宇间有些相似,看样子出自同一家势力。

    “刚才你们身法用的是遮影步吧?”

    宁北幽幽开口。

    瘦削男人脸色惊变,没想到被人一语道破身份。

    现在武道界,缺少的不仅仅是灵药,还有各种武道传承。

    导致每种武技都异常珍稀,更是有着出处。

    武技遮影步出自江东薛字门阀!

    薛字门阀,人人皆会。

    瘦削男人薛余成抱拳单膝下跪,暴喝:“薛字门阀薛余成,参见镇国殿下!”

    “薛字门阀薛余崆,参见镇国殿下!”

    另一名黑衣男人抱拳单膝下跪。

    果不其然。

    宁北猜得不错,这三人的确是出自同一家势力,更是薛字门阀的人。

    李天策负手轻轻踏雪,来到薛余成的侧面,斜眼轻轻瞥去,仅仅看到他一个侧面,冷喝:“果然是你!”

    “什么?”

    薛余成心中明白今夜汴京市,为什么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皆因他们薛家三兄弟而起!

    因为薛余成想要动那不该动的人。

    可是这种事,薛余成敢承认吗?

    他纵然是死,都不敢承认。

    一旦承认,除夕夜就会变成杀伐夜!

    以宁北的性子,绝对不允许外人动他的亲人,势必逆流杀入江东,登临薛字门阀,灭其家中所有武者,不留一人。

    李天策转身轻声道:“哥,就是他,我和小憨查过汴京第一中学的保安监控,小憨从视频画面中截留到一个侧面黑衣人影,就是他薛余成!”

    薛余成跪在地上,脸色隐隐浮现苍白之色。

    李天策说的就是物证!

    有了物证,任凭百般抵赖,又有什么用!

    有些事情,不是抵赖就有用呢!

    在场没有一个幼稚的人。

    薛余成满脸绝望,缓缓闭上眼,知道今夜他们三兄弟难逃一死。

    宁北轻轻看去,淡笑:“薛先生,就这么着急求死?”

    “今夜落在北王殿下手里,不求苟活,只求殿下给我们三兄弟死前留个体面全尸。”

    薛余成缓缓睁开眼,眼神满是死志。

    宁北轻轻摇头,轻声道:“我这里有一条活路!”

    “这条活路比死更难!”

    薛余成眼神死死盯着宁北,嘶哑说出这句话。

    另外两名薛家人,面如土灰,跪在地上一语不发。

    他们都是认识宁北王的封王武者,知道宁北做事有多铁血,他们三兄弟敢打宁果果的主意,落在宁北手里,难逃一死!

    可是现在,宁北迟迟未要他们的命。

    绝对有图谋!

    宁北走上前,弯腰扶起薛余成,说:“我喜欢聪明人,我只问一个问题,回答我便放你们走!”

    “您说!”

    未等薛余成吭声,旁边的薛余崆连忙抬起头,眼神流露出渴望。

    这是渴望活下去的眼神。

    世间真的不畏惧死亡的人,真的太少太少了。

    生而为人,若不是万念俱灰,谁又愿意离开人世间!

    花花世界有人太多留恋的东西。

    真能做到四大皆空的人,身上恐怕已无人性。

    宁北负手背对三人,轻声问道:“薛字门阀,最古老的绝巅是谁?”

    仅仅一句话,让薛余成面色大变!

    宁北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

    这是打算对薛字门阀动手了啊!

    不是小打小闹,而是彻底覆灭薛家满门,将薛家血脉斩尽杀绝,一个都不留!

    薛余崆不假思索,开口道:“是六祖爷,他最强,五岳绝巅!”

    “闭嘴!”

    啪!

    薛余成怒目而视,恨不得吃人,转身一巴掌落在薛余崆的脸上。

    “大哥,这有什么不能说的!”

    薛余崆捂着脸,满是不甘心,嘶哑道:“难道我们三兄弟的命,比一条微不足道的消息还重要吗?”

    “微不足道?你可知他要做什么!”

    薛余成眼睛赤红,满是疯狂怒色。

    薛余崆被他大哥的样子吓到了,忍着怒气问:“镇国殿下要干啥?他就是问问!”

    “问问?他要灭我薛家一族!”

    薛余成豁然起身,嘶哑咆哮着。

    仅仅一句话,让全场寂静无声。

    同时让薛余崆愣愣发呆,豁然惊悚道:“不可能,门阀不可惹,惹则有大祸,镇国殿下,你……”

    话未曾说完,仅仅说了一半,薛余崆就傻在当场。

    宁北负手而立,面无表情。

    这副漠然的样子,意味着什么?

    宁北真动了杀心!

    欲灭薛字门阀一族。

    宁北幽幽道:“五岳绝巅,亦可杀!”

    无良道长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