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95章 我是你憨憨哥!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如果华山宫敢这么做。

    不用多想,张氏一族其他各脉家主,今夜就会联手降临华山大开杀戒。

    况且华山一脉和张家人无冤无仇。

    根本不会暗下杀手。

    一老一少离开华山,返回鄢陵。

    鄢陵张家庄园,依旧是戒备森严,连只鸟都飞不进来。

    御林军主李天策,率部坐镇鄢陵。

    宁北闭关在鄢陵池底部,封闭六识,潜心修炼,仅仅一夜之功,三道紫气环绕于头顶。

    一夜之功,三道紫气!

    青铜王座果然名不虚传,坐在上面,相比以往,便拥有三倍修炼速度。

    仅仅一夜便是三缕紫气。

    形同300纳气血,三万斤力量。

    宁北陷入深层次修炼,并没急着吸收炼化,而是张口间三道紫气吞入腹中,继续闭眼修炼。

    在鄢陵池上面,站着一个十岁的男孩,双手托腮,趴在草地上,静静注视着鄢陵池里面的宁北。

    他就是张启星,今天清晨才赶回张家庄园,看到水池中的宁北,故作老成叹了口气道:“唉,北哥咋长这么快!”

    “哇咔咔,小星星!”

    不远处一个憨头憨脑的家伙,手里牵着小毛驴,嗷嗷的冲了过来。

    张启星眼神狐疑,警惕试探问道:“你是小憨憨?”

    “我是你憨憨哥!”

    燕小憨扑了上去,双手直接举起张启星,举的高高的,左瞧瞧右看看,又嘟囔道:“还真没长个啊!”

    “十年了,你和北哥都长大成人了!”

    张启星站在燕憨憨面前,发现自己个头只有小憨憨腰部那么高。

    仅仅十岁,各自便这么修长高挑。

    小启星长大成人后,一定也是身姿修长的少年。

    可是现在,让张启星内心崩溃的是,他和燕小憨是同岁的人啊!

    连燕小憨都二十岁了。

    唯独他张启星还是十岁的样子。

    整整十年的空白期。

    他和北凉诸子,完美错过了最珍贵的十年成长期。

    想到这里,张启星情绪有些失落。

    小憨憨牵着他的小手,贼兮兮道:“走,我带你去找小天策!”

    “他现在还吃骨灰吗?”

    张启星眨巴着眼,问出了一个关键问题。

    对于小时候的事情,张启星可是没有忘记。

    北凉诸子就小憨憨和小天策俩人吃过骨灰,这种没品的事儿,只有他俩能干的出来。

    在庄园东北角,一位白衣鬼脸少年踏着柔软草坪,缓缓走来,温和道:“骨灰这种东西,天策肯定不会再吃了,至于这个憨憨,那可说不定!”

    “蛋蛋!”

    张启星眼神流露出惊喜之色。

    宁轩辕主动摘下鬼脸面具,露出满头银发和俊秀脸庞,带有丝丝笑意,道:“身体好些了吗?”

    “以往虚弱感已经荡然无存,应该是京都方面择选了新的文运之子,你头发怎么都白了?”

    张启星眼神流露出疑惑。

    小憨憨彪呼呼说:“当年小凉死了,二蛋就一夜白头,几年来都这样。”

    “什么?”

    张启星握紧拳头,追问道:“凉哥是怎么死的?”

    “别听这憨货胡说,小凉没死!”

    宁轩辕面对小憨憨也满怀无奈。

    毕竟小憨憨这个坏胚,就是宁北都头疼的存在,宁轩辕也管不住这个家伙。

    接下来宁轩辕解释一番,张启星这才冷静下来。

    他们已有十年未见。

    如今再见面,张启星依旧是十年前的男孩样子,小憨憨他们皆已经长大成人。

    张启星不由感到心累。

    按照出生日期,他比小憨憨的年纪还大俩月呢!

    结果现在,不论让谁看,都会觉得燕小憨是哥哥,张启星就是个臭弟弟。

    就在三人闲谈时,鄢陵市古城墙上面,爆发两股强大的绝巅气息。

    绝巅气息当中蕴含两尊绝巅的生命气息。

    尽管已过十年,张启星依旧记得李天策的生命气息是什么样的。

    那种陌生的熟悉感,百年难忘!

    宁轩辕重新戴上鬼脸面具,深邃眸光看去,皱眉道:“天策遇到麻烦了!”

    “谁欺负小天策?走,盘他!”

    燕小憨转身骑在小毛驴身上,双腿一夹,兴奋道:“驾!”

    小毛驴张口就叫唤道:“草、草泥马!”

    它是驴,又不是战马!

    偏偏小憨憨可不管那么多,反正在他的认知中,驴和马没区别,都是能吃的东西。

    小毛驴绝非凡种。

    别看它瘦不拉叽的肾虚样子,却力大惊人,托着燕小憨一溜烟直奔古城墙那边去。

    宁轩辕和张启星闪身间,已经来到古城墙这边。

    十万黄衣御林军,就驻扎在古城墙外。

    就前方一片空旷地方前,李天策左手握着他的天策刀,浑身肃杀气,冷冷盯着前方的中年人!

    中年男人身材瘦削,身上有着几分阴冷之色。

    一名不弱于李天策的绝巅武者!

    他名虞土非。

    燕小憨骑着小毛驴,拔出腰间双刀,嗷嗷叫的冲上来要干人家,喊道:“杀啊!”

    “杀你个鬼,回庄园玩去!”

    李天策脸色微变,闪身横移拎起小憨憨,直接丢回古城墙上,不让他添乱。

    小憨憨摸雨摸到封王级,实力在同龄人中已经很强了。

    那是虞土非那是绝巅武者!

    封王对绝巅武者,必死无疑啊。

    实力差距太悬殊了!

    只不过小憨憨身上,学了宁北八技中的一种,有学了任天涯的阴九字。

    真要搏命的时候,小憨憨以两种禁术之威,说不定真能撼动这尊绝巅。

    但李天策他们在这里,必然护着小憨憨,哪会让他上去搏命。

    要是小憨憨有个三长两短,李天策他们拿啥给宁北交代!

    恰逢此刻。

    虞土非抓住机会,闪身如极光,一掌轰向李天策的后背。

    绝巅武者之战,被对方抓住机会,便有陨落的危险。

    李天策感受到身后杀意,脸色阴沉似水,准备还击,却被一人拦住了!

    年仅十岁的张启星,速度更为恐怖,惊鸿一闪已到两人中间。

    下一刻。

    张启星释放属于他的绝巅威压。

    威压释放,气荡八方。

    虞土非直接被气势碾压,身负七百纳气血,在这一刻没有任何用。

    他身躯倒飞出去,整个人流露出震惊之色。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来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