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76章 哥哥受禁,哥哥功成!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条红线愈发清晰,越过宁北的肩胛骨,缓缓蔓延向胸口。

    这就是生禁!

    一旦两条红线,触碰到一起,便是死禁。

    形成生死结!

    生禁可解,死禁无解。

    若不在宁北体内种下死禁,宁北血脉暴走,将无人能可以压制。

    要么宁北死。

    要么宁轩辕死!

    二者选其一。

    两者都不选,只能种下生死两重禁。

    张寿元为此付出了自己命,也要保下宁轩辕。

    此刻,张寿春满头银发悉数掉落,老态龙钟的面容,苍老倒了极致。

    他双目浑浊,眼中再无光彩。

    又一尊四相绝巅,耗尽力量,要促成生死两重禁。

    远处的武主齐修,盯着宁北胸前两道红线。

    红线相聚不足三公分,即将交织在一起!

    齐修低沉道:“够了,禁灵技的生死结一旦形成,仙人无解!”

    “齐武主多虑了,以小族长的血脉潜力,除非九五绝巅亲自出手,以盖世武力种下生死结,否则无人可以用禁灵技锁死小族长!”

    张寿春寿命到了终点,唇角流露出苦笑,缓缓看向张寿桃。

    他又道:“穷我余力,依旧无法促成生死结!”

    “二哥,别说了,我们三兄弟同生必同死,你和大哥先行一步,我助小族长形成生死结,便去地下寻二位哥哥!”

    第三位老人张寿桃,在张寿春力竭之后,原地盘膝而坐,浑身精血外涌,那是属于他的张家血脉力量。

    两条宛如活物的赤色小蛇,瞬间没入宁北的体内。

    穷尽三尊四象绝巅之力,也要完成生死两重禁。

    唯有完成生死禁,才能锁死宁北浑身气血。

    这样宁轩辕才有足够的时间,完成属于他的启灵仪式。

    前后两位老人赴死,只为护住宁家两兄弟。

    今天的恩,宁北欠下了!

    兵主聂谦在旁,凝重道:“生死结一旦在胸前完成,世间再无人可解,真要这样做吗?”

    “生死结会封住武者的一切,包括绝巅之门,终生形如废人。”

    军主林镇握紧拳头,尤为紧张。

    倘若有别的办法,京都三尊巨头,断然不会让张寿元三人这样做。

    这可是禁灵技啊!

    生禁锁不住宁北王。

    死禁需要生禁搭配完成。

    古往今来,不知道多少奇才,毁于生死两重禁之下。

    外人无解,只能靠自己。

    太多的奇才,被种下生死结,而被困其一生,暮暮老死。

    更有甚者,忍受不了余生那种绝望,选择自我了结。

    臭名昭著的禁灵技,武者谈之皆色变。

    齐修凝重注视着,低沉道:“生死结要形成了!”

    唰!

    聂谦和林镇齐刷刷看去。

    张寿桃穷尽力量,施展禁灵技。

    宁北双臂内侧的两条红线,愈发清晰,越过肩胛骨,红线的尽头蔓延到胸口,宛如盘踞在心脉之处。

    红线的尽头,缓缓围绕着宁北膻中穴的位置,在皮肤外表下留下形成一个圆圈。

    两根红线的尽头,缓缓交织在一起。

    共同形成一个圆圈!

    两条红线连接,化作一根完整的红线。

    禁灵技,成!

    生死结形成的这一刻,宁北身体微微轻颤,所有力量仿佛永久潜藏身体深处,外人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气血波动。

    宁北缓缓睁开眼,看着眼前力量耗尽的三位老者。

    他缓缓起身,幽幽道:“三位老先生以命护我弟弟,这份恩情,宁氏一脉欠下了!”

    “他日我若功成,必为张氏一族,再造十名九五之才!”

    宁北缓缓起身,微微弯腰作揖,注视着眼前三位气息全无的老人,幽幽道:“此番大恩,本该跪谢,宁北身载国运,此生不跪任何人,还望见谅!”

    “三位老先生慢行!”

    宁北负手而立,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张寿元三人拼死也要保住宁轩辕。

    他们心中想要保的是张氏一族的九五绝巅啊!

    火莲印记,花开九瓣,族长之才,九五之姿!

    这才是三位老人心中想要呵护的。

    所以宁北在他们三人面前,给予了承诺,他日功成,必为鄢陵张氏一族,再造十名九五之才。

    就如同张启荼这种天才一样。

    齐修上前,凝重追问道:“少主,您没事吧?”

    “禁灵技,的确有特殊之处,外禁体魄之力,内禁绝巅之门!”

    宁北说得很平静。

    聂谦惊怒道:“连绝巅的肉身力量都能锁住?”

    “否则禁灵技,怎么会遗臭万年!”

    宁北浅浅轻笑,对于创造禁灵技的人,产生了几分好奇。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创造出这种奇术。

    禁灵技,生死结,锁住的何止是周身力量,更是锁住了武者的心,困住了武道之路。

    林镇脸色难看道:“若是这样,外界一名战神级武者,岂不是都能袭杀了你!”

    “绝巅之门被封,体魄力量被禁,与普通人无异,战士级武者便可杀我,不需要惊动战神!”

    宁北一如既往地的从容淡然。

    仿佛被禁灵技锁住自身的人,不是他宁北王一样。

    宁北心中无恨无怨,若自己不接受禁灵技,弟弟宁轩辕就得死!

    相比宁轩辕的命,宁北纵然被施展十次禁灵技,也是心甘情愿的。

    唯独京都三大巨头,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宁北形如废人,这让他们三人如何给叶武帝交代。

    而且消息泄露出去,怕是会有铺天盖地的杀手,过来暗杀宁北。

    没人会放过这个机会!

    宁北负手轻笑,道:“禁灵技锁不住我,三位不用忧虑。”

    “若是解不开,怎么办?”

    聂谦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今的华夏,离不开这位少年北凉王。

    他只要活一天,境外百国针对华夏的任何事情都得留一线,不敢彻底撕破脸。

    彻底撕破脸,形同发起全面国战!

    宁北一天不死,内镇国纲,外压强敌。

    林镇也心中忧虑,有关禁灵技的很多秘闻,他也知道不少。

    生死禁一旦种下。

    至死方休!

    这才是最可怕的。

    宁北负手走到鄢陵池旁边,弯下腰,手指轻轻浮动池水,淡笑:“禁灵技虽强,能不能禁锢国运?”

    “绝无可能!”

    聂谦斩钉截铁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