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65章 鄢陵的秘密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来源:

    京都想让张启星未来,成为一旦文帝。

    独领风骚数百年!

    正是因为这样做,或许才是张启星几近夭折的原因。

    张氏一族不出帝王!

    叶武帝坐在车辇内,缓缓道:“如今这繁华盛世,清荷初步身载文运,便是文运之女,无形中取缔了启星的地位!”

    “鄢陵事后,我亲自去一趟华山!”

    宁北懂这位老师的意思。

    苏清荷成为新一代的文运之女,取缔张启星的位置。

    张启星不在是文运之子!

    他的未来,不需要再成为文帝!

    张启星的夭折的命运,势必发生改变。

    远在五千里外的一座奇峰。

    常年云雾缭绕。

    这就是华山!

    被誉为奇险天下第一山。

    它与东岳泰山齐名。

    号称西岳太华山。

    更是有着‘华夏之根’的美称。

    在这座山巅,隐藏这一座超脱世俗的宗教势力。

    那就是全真教!

    全真一脉是道教的主要流派之一,隐修于华山,常年不出世,偏偏教徒数万众,是一股极强的势力。

    全真一脉的昌盛,得益于近百年华夏日渐强大。

    大量少年武者,拜入全真门下。

    天下四大序列,宗派为首!

    近百年来,宗派武者势力发展的最为凶猛,远超另外三大序列的总和。

    这也是宁北自从北境归来,迟迟没有轻动宗派序列的原因。

    宗派序列这尊超级庞然大物。

    底蕴过于雄厚!

    没有十足把握,不可轻惹。

    在华山里面,有七十二座半悬空洞,常人不可入内。

    每一洞都有隐修绝巅坐镇!

    或许有的绝巅,已经老死于洞中。

    但有一部分绝巅,恐怕还没死。

    这种将死的老古董绝巅,最为危险。

    因为常年不出,你无法得知他的实力有多强。

    对于绝巅而言,年纪越大越危险啊。

    毕竟气血的积累,需要时间。

    大限将至的老古董,活了数百年,实力恐怕都强的可怕。

    殊不知,在华山底部,完全是中空的。

    华山最里面的下方,有一个小湖塘。

    水面的核心区域,立着九根石柱,每根石柱上面都有一块昆仑玄冰。

    玄冰之内,冰封着活人!

    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一共九尊。

    其中最大的一块玄冰,冰封着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生的眉清目秀,闭目宛如熟睡一样,长大的一看就是个翩翩美少年。

    玄冰内的男孩,就是张启星!

    当年他被叶武帝,秘密送往华山,封存于此。

    张启星的身份,只有华山一脉的掌教知道。

    在这里冰封的人,还有全真一脉的其他人,可谓是除了掌教之外,外人无一有资格入内。

    殊不知,在这一刻。

    冰封张启星的那一块玄冰,隐隐出现一道裂痕。

    很轻微的裂痕,几乎不可察觉。

    若是仔细观看,定然能发现,这块玄冰浮现的裂痕,远远不止这一道。

    淡淡的裂痕,多达上百道,密布在整个玄冰内。

    就算将来宁北不来寻他,张启星恐怕也会自主复苏。

    准确说,张启星被冰封,依旧在沉眠。

    是他小身体内的力量,隐隐躁动,缓缓复苏了,左臂小手隐隐浮现一个火莲印记。

    张启星的火莲印记,隐隐有些特别。

    火莲印记生有八瓣,可是依稀可见他小手上面,还有第九瓣淡淡的印记,花蕊清晰可见。

    所以宁北称呼为八瓣半!

    张启星被冰封时,不过十岁身半。

    距今已有近十年的时间!

    若是叶武帝在这里,一定能清晰感觉到,张启星小身体内的蓬勃力量,富有朝气,哪还有半点病态夭折的气象。

    这分明是一个小妖孽,即将要出世了。

    张启星的异状,华山内外无人知晓。

    宁北和叶武帝率二十万御林军,抵达鄢陵。

    鄢陵这座城市,拥有千年的历史底蕴。

    在鄢陵虎踞两座门阀,三大世家。

    五个超级势力,隐于鄢陵。

    可惜鄢陵张家最强,隐修在这里,没有武者敢招惹张家人。

    二十万御林军,抵达鄢陵市。

    天子车辇为先,静静停留在这座古城的门口。

    鄢陵市两座门阀的门主,三大世家的掌舵者,全部率众来此迎接。

    天子车辇到来。

    鄢陵五大势力,谁敢不来迎接?

    看看叶武帝带来了什么!

    带来了二十万御林军。

    一声令下,整个鄢陵都能夷为平地。

    这一趟远行,是宁北邀请老师同行,与其说是迎接奶奶张轻舞回宁家,倒不如说是震慑各地世家。

    今日这副局面出现。

    今后天下人谁还敢说,当代镇国殿下宁北是世家之人!

    车厢内,叶武帝缓缓轻声道:“对于这些门阀世家,古代的九架车辇,代表着天子皇权威严,比乘坐汽车或者直升机对他们更有威慑力!”

    这就是武帝乘坐车辇的原因!

    天子乘坐车辇,对各大世家的老古董而言,更具有震慑力!

    古代皇权威严,深深刻入各大世家的骨子里面。

    宁北缓缓起身,道:“我陪老师出去!”

    “不,你独自出去,我倒要看看,我的北儿乘坐天子车辇而来,鄢陵武者谁敢刁难你!”

    叶武帝靠在沙发上面,眉宇间浮现几分雄主杀气。

    他终究是京都雄主!

    宁北微微弯腰,行礼退出车厢。

    鄢陵五大势力的代表人物,全部都在外面迎接。

    众目睽睽下。

    驾车的魏贤,掀开车帘子,一位身姿挺拔的白衣少年郎,缓缓从里面走出。

    全场寂静无声,外人皆是震惊无比。

    大家本以为天子车辇到来,必然是武帝亲临鄢陵市。

    可未曾想到,从里面走出一位白衣少年。

    这可是天子车辇!

    外人不可乘坐。

    顿时,鄢陵万字门阀的门主,一尊绝巅男人。

    这才是门阀真正的门主!

    原本留在京都的各大门阀,乃至代表人物,形容傀儡。

    各大门阀主要人物,基本上都趁机于暗中,隐藏于他们各自的发源地。

    鄢陵,万字门阀的发源地。

    执掌门阀的万千重,千纳绝巅,门阀之主。

    他看到天子车辇走下的宁北,回过神来,眼神流露出精光,从宁北的相貌,加上身穿的布衣上面,内修金丝踏云麒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