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54章 独镇星楼,虎威犹在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眼下来看,张启荼的确有了这个资格!

    他身负九瓣莲花印记。

    放眼整个张氏一族,但凡张家人看到张启荼手背上的九瓣火莲印记,势必奉他为族长。

    张氏一脉的老族长,也该卸任了!

    九瓣火莲印记现世。

    对张氏一族来说,绝对是幸事,同时也代表着族内新老权力交接。

    在傍晚时分,张启荼无声无息离开五台山。

    他有自己的时间要做!

    宁北站在七楼房间阳台,窗口一阵凉风袭来,顿时剧烈咳嗽起来,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今天他散尽绝巅血,浑身气血外泄,气血归零。

    外人看来,宁北犹如废了!

    事实上,宁北仅仅是伤了元气,可并没废掉。

    自身的绝巅根基,深藏骨骼当中。

    随着夜幕彻底降临,繁星悬挂于星空,落下淡淡的星辉。

    摘星楼第七层房门被敲响。

    墨亦客小声道:“宁哥,起床撒尿了,不对,起床干活了,崔灵秀那个沙雕,把世家的天才聚集在大厅,不知道想干啥!”

    一脸贼兮兮的墨亦客,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正经人。

    堂堂墨家少主,专心致志搞绿化刨坟,不知道折腾了多少老祖宗。

    这种缺德事,墨亦客能看出来,就能看出这货不是啥好人。

    墨亦客一心惦记望天吼里面的一缕紫气,所以屁颠来通知宁北。

    咔!

    房门打开,身穿布衣的宁北,俊秀脸上尽管气色好了许多,不过还是能感觉到几分虚弱之意。

    墨亦客狐疑道:“我给你的丹粒,你没吃啊?”

    “不急,楼下人都到齐了吗?”

    宁北站在七楼环形走廊,能直接一楼大厅中,来了上百位年轻人。

    诸子七十二家正统传人,全部皆是到场了!

    如儒学三大巨子,孔楷、孔礼、孔捷三人皆在这里。

    其中儒学巨子,法家传人,道家嫡传人,阴阳学派的天才,无一缺席!

    江暮辞悄然出现,低沉道:“军主,除了诸子七十二家的传人,以及世家的嫡系天才外,有几名百衣传人现身了!”

    “有趣,我曾经在青州,发布过天诛令,那几位无一听令,如今正值我华夏风雨飘摇之际,百衣传人苟且于世家中,看来是真的忘记了百衣的责任!”

    宁北语气平静,眼神浮现三分冷意。

    自古天诛令若出。

    天下百衣传人,皆要听令。

    百衣序列,麒麟为尊。

    传承到这一代,百衣继承者既然不肯听令,那便全部格杀。

    百衣传承不是留给各大世家的。

    那是我华夏的瑰宝!

    身为麒麟主的宁北,有管辖天下百衣传人的责任。

    此刻,在摘星楼大厅中。

    一位俊冷少年,负手而立,看着前方的崔灵秀,冷喝:“崔灵秀,你一个门阀武者,来五台山掺和什么,今天你们门阀的人,把我们世家害的还不够吗?”

    “世家序列和门阀序列,关系紧密不假,但终究有别!”

    又有人开口,明显是排斥崔灵秀这个小和尚。

    脑壳光秃秃的崔灵秀,歪着头双手合十,俊俏脸上宝相庄重,念道:“阿弥陀佛,小僧好意邀请诸位施主,商议分配望天吼石像里面这一缕紫气,各位施主怎么欺负小僧呢!”

    “崔灵秀,你少阴阳怪气的!”

    一名世家少爷,眼神浮现怒气,主动出来。

    崔灵秀歪着头看去,道:“七品封王级?”

    “封王武者怎么了?我背后是雷家!”这位世家少爷提起家世,眉宇间满是傲气。

    崔灵秀认真说:“雷施主,小僧想要告诉你的,绝巅威严不可挑衅!”

    唰!

    小和尚崔灵秀一步跨出,身上毫无佛门出家人的气质。

    恰恰相反。

    这个小和尚身上,释放了骇人的铁血杀气。

    崔灵秀闪身横移间,一掌落于世家少爷胸前。

    仅仅一掌,断其心脉,当场给予格杀。

    全场皆惊!

    崔灵秀做东,邀请所有人到来。

    仅仅三言两语便一掌干掉一名世家嫡系天才。

    这般行事,未免过于霸道。

    崔灵秀可是佛子啊!

    动不动就杀生,未免有违佛门清规。

    崔灵秀慵懒伸着腰,又道:“绝巅以下武者,来了就消停点,今天的摘星楼,绝巅以下武者,皆为蝼蚁!”

    “崔灵秀,你想要做什么?”

    儒学三巨子之一的孔礼,颇为惊怒。

    在场所有人脸色都变了,感觉到崔灵秀想要搞事情。

    崔灵秀很平静,直言道:“今天小僧只是代替一人,邀约诸位一聚,各位施主稍安勿躁!”

    “你代替谁邀约的我们?”

    客厅内无人不惊。

    崔灵秀笑而不语。

    不少人心中沉重,隐隐嗅到危险的味道。

    顿时,有人想要走。

    负手站在七楼的宁北,左手微微抬起,一股劲力落在楼下。

    嘭!

    摘星楼客厅大门,缓缓关闭。

    所有人唰唰的扭头看向楼上,过九成的年轻人,脸色煞白。

    如今五台山上,何人不识白衣少年宁北王。

    宁北负手走下二楼。

    万众曙目下,所有人看向穿着麒麟布衣的俊秀少年。

    宁北淡然道:“二哥,接下来交给我!”

    “你一脸肾虚样,行不行啊?”

    崔灵秀满脸怀疑之色,先前可是亲眼目睹宁北散尽绝巅血。

    在外人眼中,宁北散尽绝巅血,形同自废!

    纵然宁北废了!

    可这尊北境霸王,虎威犹在。

    树的影,人的名。

    宁北来到客厅,周围年轻桀骜的年轻武者,纷纷低下头,不敢直视宁北的目光。

    宁北以弱冠之龄,贵为镇国殿下。

    放眼华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他,权倾朝野!

    名满华夏的人,何人不惧啊!

    宁北负手走向大厅高台,上面放着一个椅子。

    椅子无人敢坐。

    宁北淡淡走去,缓缓坐下,单薄的身躯,少年的俊俏模样,坐在高出,却有雄主威严,仿佛大厅内所有人,皆是麾下臣。

    全场寂静无声。

    在场武者隐隐有人怨毒看向崔灵秀,咬牙切齿道:“崔灵秀,你个混蛋投靠了北凉军!”

    “这是一场杀局!”

    在场的人,哪有傻子。

    所有人都敏锐察觉到,这极有可能是一场杀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