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39章 你,为何不跪?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来源:

    宁北站在阳台,目光注视着楼下那具尸体,平静道:“景屠杀了孔老,嫁祸给北凉,应该是门阀想要联合世家,与我形成抗衡之势。”

    “用景屠的命,给天下儒生一个交代!”

    叶武帝漠然下令。

    宁北轻轻点头,道:“学生知道了!”

    紧接着,电话悄然挂断。

    叶武帝打来电话,仅仅是为了这件事。

    其实还有一件事,武帝没有询问宁北。

    那就是什么时候重启北王战刀!

    但这个问题,叶武帝没问。

    因为宁北想要重启北王战刀,今天便是机会。

    有人谋算北凉,惹到了宁北这尊麒麟主。

    以宁北的性子,必然借此再做文章。

    门阀景屠杀了孔元正,嫁祸给北凉军,意欲代表门阀和世家联合,共同抗衡北凉军。

    宁北岂会让他们成功!

    在通话结束后。

    宁北负手注视着楼下,孔元正的尸体旁边,出现了七名年轻人,年纪看起来和宁北同龄,其中还有一位熟人。

    那就是孔连城。

    昔日在泰山加封前,孔连城还有其他另外几人,作为加封备选名单上的天才,若非宁北出手气托国运,孔连城早就死了!

    今天,他又出现了,看着爷爷的尸体。

    孔连城跪在地上,凄厉仰天咆哮,大吼:“宁北,你给我滚出来!”

    他声如受伤的孤狼,令人毛骨悚然。

    公然侮辱北境的王。

    其罪当诛!

    兵部七十二将聂霜等人,尽数拔出腰间凉刀,浑身满是铁血杀气,冷喝:“直呼军主名讳者,斩!”

    周武和卓清等人,已经悉数到场。

    来自兵部的他们,皆是北凉的暗桩,眼神泛起杀意,意欲斩了孔连城。

    可是陪同孔连城的还有六位年轻人!

    六人当中的其中三人,那可是三尊绝巅。

    他们出身儒学一脉!

    诸子百家,各自传承中,都有强大的天骄人物。

    如这三人,便被成为儒学三巨子!

    三位年轻人皆是绝巅,面色难看而满怀怒意,转身齐齐暴喝:“你们北凉一脉欺我儒道无人吗?”

    轰!

    三股强大的绝巅威压,轰然爆发了。

    儒学三大巨子,孔楷,孔捷,孔礼!

    三子皆是出自孔家,皆是儒生,抵挡住了聂霜的刀锋。

    正待他们动手时。

    摘星楼第七层,一栋房间的阳台上,一位白衣少年踏空而下,平静道:“聂霜,退下!”

    聂霜等人收刀归鞘,全部退下。

    能一句话喝退兵部七十二将的人,唯有白衣宁北王。

    他唇红齿白,俊俏如那世家小少爷,负手静静来到场中。

    孔连城赤红着眼睛,嘶哑道:“宁北,你为什么杀我爷爷?”

    “你不仅无能,而且还很蠢!”

    宁北淡然说完。

    儒学三巨子之一的孔捷,愠怒道:“宁北,你杀了人,还敢这么狂妄?”

    “无你说完的份,滚!”

    宁北淡淡一个眼神瞥去。

    下一刻。

    他单薄的身躯,释放一股恐怖气势。

    苍老而又如同天威的气势,从宁北体内爆发而出,瞬间击飞孔捷。

    孔捷咳血倒飞十多米,重重摔在地上。

    这可是一尊绝巅!

    更是儒学三巨子的孔捷啊!

    结果呢?

    宁北王的气息刚刚释放,便直接重创他。

    北境的王,实力更加恐怖了。

    躲在摘星楼看热闹的崔灵秀,不屑道:“三个废物,还敢挑衅他,真是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

    偷偷躲起来的秀儿,知道今天不会太平。

    他得躲好喽,省的到时候溅了自己一身血。

    孔连城却赤目欲裂,嘶哑道:“地面上,我爷爷写的血字,铁证如山,你作为北凉王,还要狡辩?”

    宁北淡淡瞥了他一眼,缓缓摘下肩上的踏云麒麟披风,露出腰间的北王战刀,未有任何解释。

    因为刚才宁北已经说过了。

    孔连城不仅无能,而且还蠢!

    宁北贵为镇国殿下,不会向他解释半分。

    而且但凡了解宁北的人,都能看出孔元正的死,有极大的蹊跷之处。

    宁北做事有多情况?

    不提以往,就提宁北从北境归来后,数次入京都,刀斩门阀之主过百位,将整个门阀序列上上下下得罪透了。

    双方结下了血仇,无法化解!

    宁北第一天来五台山,更是一剑重创张启荼,刀斩黄家之主黄有源。

    这代表着什么?

    意味着宁北连张家都不惧,连黄家之主都敢一剑取其头颅,当中给予格杀,还会畏手畏脚袭杀一个孔元正?

    这般做事,才是最不符合宁北风格的!

    一个孔元正,宁北若想杀他,一刀便可斩了,哪会留着机会,让他写出‘北凉’两个字。

    这才是最大的漏洞。

    所以对于蠢不可及的孔连城等人,宁北没有半点耐心给其解释。

    恰恰相反。

    宁北转身如虎啸,声浪滚滚,响彻整个五台山,道:“九楼的诸位,谋算我北凉,你们可知是什么罪?”

    来自麒麟主的声音,在长空炸裂。

    原本第九楼会议厅的百家代表,全部现身了。

    其中就有张启荼、张启明、张启琉三人。

    王儒和崔宫城对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眼中的忌惮。

    他们从未料到,张家人会出面干预,力保宁北王。

    事情已经复杂了!

    詹字门阀四号人物詹巨鹿,代表着一座排名第四的门阀,微微点头说:“镇国殿下……”

    “按照古礼,无官无爵者,面见镇国,皆须下跪!”

    宁北漠然又道:“你,为何不跪!”

    詹巨鹿面色顿时难看,没想到宁北竟然以镇国王的身份压他。

    世人皆知,门阀序列和北凉序列势如水火。

    让他詹巨鹿向宁北一位少年,行跪拜大礼。

    詹巨鹿岂能接受!

    他微微弯腰,道:“詹字门阀詹巨鹿,见过镇国殿下!”

    “见我不跪,便是罪!”

    “门阀武者,罪加三等!”

    “斩!”

    ……

    宁北一步跨出,平地起疾风。

    疾风猎猎,吹动了他身上的白衣,浑身弥漫着肃杀威严气息。

    宁北如少年,贵不可言。

    气息全面复苏,骨骼内的气血隐隐都在躁动。

    场中都是大人物,不乏携带小型气血测试的人,手上的腕表,滴滴的报警,机械声音响起:“警告,警告,气血万纳绝巅在附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