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31章 送刀和取剑!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位五岳绝巅见宁北,竟然称其少主,更是单膝下跪自称属下。

    北境的王,愈加让人觉得恐怖啊!

    五岳绝巅的气血,最低可有八万纳,最高者可有十六万纳。

    当世顶尖强者!

    影子苦笑摇头,一句话不敢和宁北多说。

    自己家的少主,影子又怎会不了解,自己说的话越多,漏洞便越多。

    从话语中推断分析出自己想要的信息。

    这对于心智如妖的北凉军主而言,根本不是难事!

    所以影子根本不敢多言。

    纵然他不说话,刚才宁北一剑划破黑衣,看到他脖颈上面的伤势,恐怕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

    影子隐藏自身,释放血气双翼。

    世人皆知,那是高阶绝巅的标志!

    可是气血双翼,不是高阶绝巅的专属。

    封号绝巅,四相绝巅,五岳绝巅这种级别的强者,凝聚气血双翼,只会更加的简单。

    影子这尊五岳绝巅,体内有着极重的内伤。

    对于这一点,瞒不过宁北的眼睛。

    影子宁可引颈受戮,也不肯吐露澳门银河平台叶凡的半点事情。

    宁北手持天子剑,又不可能杀了他!

    单香香莲步轻移,踏风而起,素衣白裙轻轻舞动,轻声道:“影子,走吧,送我回凉山,你也好对叶老邪交差。”

    “香香姐?”

    宁北逐渐皱眉。

    今天单香香若不回凉山,谁也奈何不了她。

    到时候说不定能逼的老师叶凡现身!

    况且凉山的枯寂生活,形容囚牢,那百年的孤独,无人可以承受。

    那种滋味,宁北身有体会。

    单香香回眸轻笑,柔声说:“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准问!”

    “香香姐,如今我为镇国,独掌天下权,我之言,便是镇国令,立于京都,殿堂群臣皆须低眉,难道我连知情权都没吗?”

    宁北眼中隐隐动怒。

    老师叶凡和姐姐单香香联手,隐藏了惊天的大事,半个字不肯吐露。

    单香香背负小手,轻声道:“仅仅为镇国王还不够,你早已名满华夏,独镇人间,可是你也说过,要打出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封号,那个封号你可还记得?”

    “镇天王!”

    宁北对自己说过话,从来没有否认过。

    这是当初在泰山,宁北当着境外百国千名绝巅的面,说出的话。

    镇天王,镇的是这片天。

    这片天下面,是全球百国。

    宁北曾经立下大宏愿,要以一己之力,镇压全球百国,号称镇天王。

    单香香轻声说:“等你成为镇天王,我就告诉你一切,越过叶老邪,怎么样?”

    “幼稚!”

    宁北满脸冷色。

    这副商量的口吻,像极了当年姐姐单香香用棒棒糖,哄骗小宁北七岁的时候。

    单香香露出久违的笑容,满是柔情的嗔怒道:“小不点!”

    话语中有着牵挂。

    可是,她走了!

    纵然心中满是牵挂,再不舍也得走,得返回凉山。

    宁北立于五台山,手持天子剑,目送这位香香姐离开,背影逐渐消失。

    影子也走了。

    徒留这位白衣少年,留在了五台山上。

    宁北面色平静,缓缓转身重回凉亭内,独坐石凳前,无人为伴,孑然一身。

    他无视墨亦客,看向齐修三人,平静道:“聂兵主到来,应该是奉了老师命令吧!”

    “奉武帝命令,取回天子剑!”

    聂谦说出来五台山的目的。

    武主齐修背负一个木盒,双手平摊送到宁北面前,低头凝声道:“武帝听闻殿下于今夜要重启北王战刀,特意让我三人送来!”

    京都三尊巨头到来,一个是取剑,一个是送刀。

    宁北轻轻抚摸着天子剑,轻声喃喃道:“天子剑只属于启星!”

    聂谦三巨头沉默。

    张启星的夭折,的确是所有人心中的痛。

    可是到了现在,这件事不可能再回避。

    齐修双手将尘封北王刀的木盒,轻轻放在凉亭石桌上面,默默站在一旁。

    宁北再度开口,询问道:“老师欲要重启文运之子的计划,人选是谁?”

    “是一个女孩!”

    军主林镇说出了模糊答案。

    并非他不告诉宁北,是五台山上人员杂乱。

    培养文运之子的计划,又是国字号绝密文件。

    也只有他们几大巨头,敢当众谈论两句。

    宁北眼神流露怒意,道:“你们不该把她卷进来!”

    “京都没得选,武帝也没得选,当年武帝催生文武二子,却没料到两头幼龙无法同存于世,使得启星殿下夭折于病榻前,这样的损失,京都无法承受第二次!”

    聂谦直视宁北的目光,凝声道:“二子无法共存于世,若文运之子改为文运之女呢?”

    “她的潜力天赋极高,更何况你在她体内种下生根,这才是武帝选她为文运之女的关键!”

    “殿下,你在她体内种下生根那一刻,真没想过她未来,会成为下一任文运之女吗?”

    ……

    聂谦话语毫不避讳,直接面对面质问。

    当初宁北施展禁术,在小清荷体内种下生根。

    自从那一刻起。

    京都各大巨头便盯上了苏清荷,并不是想要害了这个女孩。

    而是生根继承者,会继承施术者的一部分天赋。

    宁北的天赋何其恐怖,堪称冠绝全球。

    纵然苏清荷这个女孩,仅仅继承一部分宁北的天赋。

    那也会十分的恐怖!

    毕竟京都也想培养第二位,第三位北凉王。

    可惜,纵观我华夏,哪有这么多千年奇才啊!

    况且宁北的天赋,绝非千年奇才那么简单。

    宁北坐在凉亭内,将天子剑封入四尺木匣,平静道:“身载文运,须有文安天下之才,教化众生之责,她肩负的起吗?”

    “京都想试一试,她想试一试!”

    聂谦凝声说道。

    宁北不再说话,左手微动,卷起一股狂风。

    狂风卷着四次木匣子,稳稳落入聂谦怀中。

    这就是宁北的态度。

    既然是苏清荷的选择,那便由她去吧。

    聂谦等三大巨头的任务完成,抱拳道:“我等告退!”

    三人闪身间离开了五台山,带着天子剑返回京都。

    墨亦客一脸幽怨,走到凉亭内,瓮声说:“你可坑了我四瓶灵丹粒!”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