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830章 五岳绝巅,影子!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第二道气血外放的绝巅之门,开在她白皙右手掌心。

    第一道化灵入血的绝巅之门,开在她的左手掌心。

    两道绝巅之门开启后。

    重回巅峰的单香香,缓缓睁开眼眸,注视着五台山万名世家武者,轻声询问:“少爷,需要杀光他们吗?”

    轻轻一句话,全场武者脸色陡变。

    他们的生死,在这位镇国殿下的一念之间。

    墨亦客脸都绿了,他很想问一问单香香,如果她要干掉全场武者,是不是包括了他墨亦客!

    如果包括了,那就太过分了!

    吃了他的丹粒,自身重回巅峰,扭头就要杀他。

    太狠了!

    宁北柔情轻笑:“今天我过来,只想治好你,你余生无恙,对我而言,便是晴天!”

    “他呢?北凉的儿郎,不承外人之情,杀了他,人情便不需要还了!”

    单香香声如天籁,看向了墨亦客。

    墨亦客炸毛道:“姐姐,过分了啊!”

    “我们借用他的药治好了你,这份情欠下了便欠下了,以后我来还。”

    宁北握住女孩的冰凉小手,让她别这样做。

    单香香却不听,冷眸看向墨亦客,漠然道:“臣服于少爷麾下为将,入北凉军,我便许你活!”

    “姐姐,是我的药,救好了你!”

    墨亦客一脸生无可恋,感觉北凉的人不能以常理看待,其中就包括这个白衣素裙的女孩。

    这个女孩眼中似乎只有宁北,心中再也容不下旁人。

    所以有损宁北的人,她想要清洗干净。

    一旦墨亦客入了北凉军,那就是北王麾下臣。

    所谓的宁北欠他人情,也就不复存在了。

    宁北淡然轻笑间,刚想问墨亦客想让他做什么事。

    但下一刻,宁北眼神如电,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猛然回头锐眼如电,看向身后山崖。

    整个五台山高达千米,常年云雾环绕,除了从石台阶上来,别无第二条路。

    除非你是飞上来的!

    宁北身后的悬崖,漂浮着一尊黑衣男子,浑身被黑袍笼罩,背后衍生血气双翼,红色双翼张开近乎于神,立于高空。

    血气化形双翼,高阶绝巅标志。

    他,来了!

    阔别整整十年,最终又见面了。

    宁北轻吐浊气,轻声道:“影叔!”

    “影子参见少主!”

    黑衣男子收起血气双翼,缓缓降落于五台山。

    他身为高阶绝巅,并非弯腰,而是单膝下跪。

    当年叶凡身边的八部将,影子便是其一。

    阔别十年未见,宁北并未那么多问题,仅仅问了一句,道:“老师在哪?”

    一句话四个字,让影子沉默了。

    他是不能说,还是不敢说?

    先前影子在辽东阴阳总坛曾现身一次,就走了本该被诛杀的商御陌。

    宁北没有问他救商御陌做什么!

    现在他只想知道老师叶凡在什么地方!

    影子回避了宁北的问题,缓缓看向单香香,眼神闪过一抹厉色,冰冷道:“你违反了昔日的承诺!”

    “是你家少爷带我下来的!”

    单香香清冷如处,背着小手,琼鼻微皱,直接甩锅给宁北,证明不是自己想下凉山的。

    对于这个问题,影子并不想过多讨论。

    现在人已经离开凉山,怎么争论过错都无用。

    影子低沉道:“我奉主上命令,前来通知你,天黑之前,返回凉山!”

    “知道啦,真烦人!”

    单香香葱白玉指轻撩耳垂秀发,透着几分慵懒和无奈。

    偏偏这一幕,让宁北眉头微皱。

    他最了解身边的香香姐,对于外人绝对不会有问必答。

    纵然单香香私自离开凉山,心中有愧,以她的性子,也不会对影子这么客气。

    据宁北所知,放眼全球,能让香香姐妥协的人。

    除了他,再无外人!

    可是今天,影子仅仅带来老师叶凡一句话,单香香就妥协了,并且答应重返凉山。

    这里面绝对有原因。

    影子的到来,只为一件事,就是通知单香香回凉山。

    事情结束后,他也该走了!

    在影子转身那一刻。

    宁北手中四尺木匣打开了。

    天子剑再度出鞘!

    宁北持剑,立于原地,一语未发,平静注视着影子。

    影子止步,缓缓转身道:“少主,有些秘密,我无法说!”

    一句话落下,影子摘下头戴的黑色大帽子,露出苍白的脸庞,脸上白净,却透着一股虚弱之气。

    他静静站在原地,缓缓闭上眼睛。

    少主宁北若想杀他,一剑便可刺穿他的喉咙,影子绝对不还手!

    这是引颈受戮!

    影子宁死也不愿说叶凡在哪。

    他们八部将追随叶凡,隐藏了整整十年。

    十年来到底在做什么?

    宁北很平静,左手持天子剑,剑气纵横间,笼罩影子全身。

    周围人一惊!

    墨亦客都懵了:“卧槽,连自己人也杀?”

    这也太狠了!

    燕小憨蹲在地上吃灵药粒,微微皱眉,翻了个大白眼,从来不信他哥哥宁北会手染同袍血。

    因为北凉八大铁律!

    宁北为军主,更不可能手染同袍的鲜血。

    影子自始至终都是北凉的老辈人物。

    北凉的印记,永远在影子身上,无法抹除掉。

    宁北持天子剑,剑气划过他的胸前,未伤半分。

    黑色的风衣系带断裂,掉落在地上。

    顿时,所有人目光惊悚无比,齐齐看向了影子,目光难以置信。

    这是一尊气血化双翼的高阶绝巅啊!

    可是他的脖颈上,却有着撕裂形伤口。

    伤口向下蔓延,证明影子衣服内的身体,伤痕更加密集!

    影子心中一惊,转身捡起黑袍重新披上,将自己笼罩的严严实实的,唇角流露出几分苦笑。

    纵然他什么都不错,他们家的少主,成年后更是心智如妖,凭借伤痕不难猜出一些事情。

    宁北目光缓缓看去,轻声道:“影叔,你想走,小北不会拦你!”

    “但,你现在得告诉我,是什么东西,能把一尊五岳绝巅的你,给伤到这个地步!”

    宁北眼神锐利如剑。

    全场哗然。

    所有武者惊呆了。

    这位黑衣笼罩的中年瘦削男子,竟然是一尊五岳绝巅。

    那么未免太恐怖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