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83章 这份笑容,不寒而栗!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来源:

    风文儒想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们七人来之前,各自都收到自家长辈的告诫。

    告诫之言,全部都是一个意思。

    那就是……小心崔家人。

    清河崔氏!

    传承一千八百余年的超级门阀。

    崔氏一脉三座门阀!

    他们的历史传承太悠久了,近两千年的家族史,怕是天下崔姓的祖宗!

    仅仅一个崔氏家族,孕育了整整三座门阀。

    这才是真正的超级家族。

    天下门阀,百家齐鸣,崔氏一族,一枝独秀!

    门阀序列,崔氏为尊!

    如同风字门阀相比于崔氏,那就是萤火与皓月的差距。

    完全没有相比性!

    风文儒低沉道:“我来之前,家中长辈秘密叮嘱过我,务必小心崔家人!”

    “我也收到了这种告诫!”

    易宸右手轻轻放在腰间,握住了腰间刀柄。

    这般举动,不是防备宁北,而是防备暗中的人!

    崔家人,极有可能已经到了!

    楚轩黑衣劲装,浑身弥漫着肃杀气,轻声说:“崔家人野心勃勃,知晓这里有禁术出世,怎么可能不派人来!”

    “百年前,天下一百七十八座门阀,宁字门阀为尊,坐拥绝巅武者七十六人,宁氏一脉压的百家门阀喘不过气,清河崔氏被压制的死死的!”

    宗柒这个女扮男装的妹子,说起昔日往事。

    她提起的那个时期,门阀序列,宁氏为尊!

    只可惜百年前那场骚乱,来得极其凶猛,祸乱整个华夏。

    浩浩天下,无一方净土!

    天下隐修老前辈,逆流而上,于乱世之中,匡扶社稷。

    长达整整十三年的祸乱,最终得以平息。

    境外百国的武者,全部被迫退出国门边境,那场骚乱得以终止。

    但是后果却是惨烈的!

    整整十三年的时间,使我华夏武者数量,锐减九成以上!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

    十名武者九人亡!

    不仅仅是我华夏元气大伤。

    我华夏武运衰弱到了极致!

    近乎于毁灭性的打击,武道的势微,近乎是我华夏五千年来的最低点。

    宁氏一族,绝巅七十六,无一人苟活,尽皆战死!

    封王武者五百九十二人,无一人活,全部战死!

    最小者,年仅十二岁,战死于岭南。

    这就是宁氏一脉!

    那场骚乱祸及九州,京都宁字门阀独镇八州之地。

    若非如此,宁氏一脉的绝巅,何至于全员战死。

    强大如宁字门阀,毁于那场骚乱,已经烟消云散,化为历史。

    而今门阀时代,崔氏为首。

    清河崔氏执掌门阀序列,视为领袖。

    楚轩冷峻理智说:“若当年的宁氏一脉还在,门阀和北凉之争,绝对不会落于下风,最起码不会落得今日局面。”

    “宁家人若在,各家门阀谁敢勾结境外敌国?”

    古飞流冷哼一声。

    很显然,纵然是门阀诸子,对于有人勾结境外敌国的行径,也极为不齿。

    他们六人从小被灌输家族为重的理念。

    可风文儒他们早已成年,懂得独立思考。

    门阀和北凉之争,归根结底是理念不同,双方矛盾积怨极深,无法化解,必有一方死,才能罢休。

    这是内争!

    你特么的勾结境外势力,哪算是什么做法?

    通敌叛国啊!

    这个罪名,放在古代,不用人间帝王开口,门阀各大势力都会自行清理门户。

    只不过放在现代,有些人已经忘了祖宗的规矩!

    此刻,风文儒轻叹道:“天下四大序列,宗派最强,阴阳次之,世家居中,门阀居末!”

    “那些世家,更上不了台面!”

    易宸冷哼一声,心底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件事。

    因为在古代时期,天下不止四大序列,可门阀序列绝对能进前三。

    可是现在呢?

    完全就是吊车尾!

    风文儒平静道:“这是事实,崔家人做事越来越不讲规矩,门内武者做事霸道至极,百年来,各家对其早已经积怨已深!”

    “我怀疑,四十年前岭南军那桩事,背后就是崔家操控的!”

    风文儒一句话,激起了一个少年的杀意。

    这位少年就是宁北!

    宁北布衣倒卷舞动,脚下尘土如同水波那般,一层接着一层,如同环形那般飘向外面。

    骇人的杀气,隐隐向外释放。

    当年七十万岭南男儿的死,是我北凉军所有人心中的痛。

    时至今日,宁北依旧无法忘怀!

    近段时间宁北入京都,接连针对门阀展开杀戒。

    可是真正的元凶,始终没找到。

    黑木国的国主,宁北都连杀两任了。

    可是黑木太汗是真正的元凶吗?

    显然并不是!

    宁北俊俏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脸颊仿佛又露出浅浅的酒窝。

    这份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江暮辞一尊九品王,吓得直打嗝,低着头站在一旁,愣是不敢抬头看向宁北。

    风文儒他们知道,今天的话有些多了。

    全部闭口不言,唯恐触怒宁北。

    偏偏宁北笑如桃花,轻声问:“文儒,你的猜测,有证据吗?”

    “听到些风声,但没证据,当年这么大的事情,时隔几十年才露出点风声,证明暗中谋划这件事的势力,谨慎到了极点,不会留下证据!”

    风文儒如实回答。

    宁北负手轻声说:“找点证据,屠了崔氏!”

    “这……”

    风文儒吓一跳。

    换做其他人说这句话,风文儒肯定会认为他疯了。

    可是现在说这句话的人,是我华夏镇国王!

    独掌天下权的白衣少年郎!

    他麾下北凉诸子,于昨夜紧急加封,各个位居要职,执掌重权,无一善茬。

    若宁北真想动清河崔氏。

    别怀疑,这位少年或许真的能把清河崔氏,连根拔起!

    宁北缓缓转身,注视着风文儒,淡笑问道:“有问题吗?”

    “军主,刚才的话,仅仅是我的猜测……”

    话说到一半,风文儒还没接着说完。

    宁北回应他的仅仅只有一句话:“宁可错杀三千,绝不放过一个!”

    这话一出,风文儒瞳孔骤缩。

    他,沉默了!

    这位北凉王,远胜昔日年轻时期的叶武帝啊!

    宁北做事,已经不单单是继承叶武帝衣钵那么简单的。

    百年前叶武帝没能一举清洗掉各大门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