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57章 天亮之前,滚出丘陵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先生,你是在问我吗?”

    门童不由一愣,不明白宁北打听这个做什么。

    他在这里工作将近一年,只知道他们酒店大堂经理,都对幕后老板露出忌讳莫深的态度,对于他们这些人,从未提过一句。

    关键宁北开口问话,询问的对象可不止门童一人。

    你还真以为宁北孤身离开北境,楚岚那些坏痞子会放心啊!

    沿途绝对会派遣人相随,但凡出现任何事情,都能保证陈长生他们立马得知到消息。

    下一刻,当宁北问完话后。

    旁边陆续进店的四名青年,转身抱拳弯腰道:“禀告军主,这家店是BL103开的!”

    一句话全场寂静无声。

    纵观漠北,何人敢称军主?

    唯有北凉王!

    唐装老人本以为宁北是个年轻后生,现在并没那么简单,目光隐隐有些惊悚了!

    宁北唇角浮现一抹笑意,已经知道丘陵大酒店背后是谁开设的了。

    BL103!

    北凉暗桩只有代号,没有名字。

    排名越靠前的暗桩,越是极度危险。

    同时排名前百的暗桩,皆不在国内。

    这就意味着,丘陵大酒店背后的主人,就是国内最危险的几名暗桩之一。

    宁北轻声道:“让小辞出来见我!”

    “喏!”

    等宁北发话后,门口除了四名青年,周围原本如同游客的上百人,全部弯腰听令。

    这些人,都是北凉的暗桩。

    门童暗暗咽了口唾沫,也隐隐察觉到不对劲,他所阻拦的这位白衣少年,似乎来头大得惊人,话语间似乎和他们酒店老板认识。

    要是这样,那他的麻烦可就大了!

    门童鼻尖隐隐浮现冷汗。

    宁北平静又道:“将酒店上面的北凉旌旗取下来,这面旌旗不该出现在这里。”

    “喏!”立即有人去取这面旌旗。

    门童彻底吓尿了,他在酒店干了这么久,知道酒店顶层是禁区。

    还有那面飘扬的黑色旌旗,只要飘扬一天,便无人敢动他们丘陵大酒店。

    如今来一个年轻人,说取下就取下,未免有些太恐怖了吧!

    门口十六名保安,领头小队长却是惊怒阻拦道:“你们要做什么?敢动那面黑色旌旗,我看你们不想活了!”

    “放肆!”

    酒店大厅内,随着电梯门打开,缓缓走出一名独臂精悍青年,留着板寸头,身上穿着黑色劲装,腰间佩戴凉刀。

    他就是江暮辞。

    昔日,北凉军的兵团长,而今退役转为暗桩。

    他不甘于沉寂,硬生生把暗桩干成明桩。

    江暮辞又不甘心离开北境,就扎根于丘陵城,虎踞此地,建立丘陵大酒店。

    他身有残缺,只剩下独臂,可是依旧无人敢惹他。

    独臂江暮辞!

    在他身后,跟着两名黑衣劲装男子,皆是北凉的暗桩。

    当江暮辞出现后,不少人露出敬畏的眼神。

    可以感觉到,平日里江暮辞在酒店内很神秘,很少露面,有着威严感。

    江暮辞虎步生风,眼神透着信仰之色,止步于宁北面前,身躯笔直,拔出北凉刀,以北凉刀横于胸前,嘶哑低吼:“北凉暗桩江暮辞,参见军主!”

    “北凉暗桩解冠玉,参见军主!”

    “北凉暗桩郝良人,参见军主!”

    在江暮辞身后,两名北凉暗桩全部拔刀弯腰低沉说道。

    这一幕惊住了所有人。

    唐装老者在一旁,目光惊骇,终于看明白这位白衣少年的身份。

    他就是当今北凉王。

    执掌百万北凉军的北凉军主宁北!

    以少年之姿,名满华夏。

    全国年轻武者一代的领军人物。

    宁北轻笑道:“五年未见,待会再叙旧,现在需不需要我办理贵宾卡入住?”

    “是谁拦您?我亲自杀了他!”

    江暮辞独臂握刀,杀气腾腾。

    北凉的男儿,越是退役的越危险。

    但凡退役的老兵,必然都是当年追随宁北身边,参加了抵御八国的血战。

    都是战火淬炼过的狠人!

    身上那种铁血杀气,根本无法抹除。

    门童脸色苍白,差点吓晕过去。

    宁北一笑而过,带着单香香直达酒店最顶层,是总统商务套房,用作休息地方绝对够了。

    江暮辞临走前,眼神冰冷瞥了一眼四名门童以及四名迎宾女孩,还有那十六名保安一眼。

    仅仅一个冷冽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天亮之前,滚出丘陵!”

    “否则送你们的尸体出城!”

    这就是江暮辞!

    那些迎宾女孩,被吓得眼泪直流,直接被大堂经理带了下去,看着哭哭啼啼的她们,忍不住训斥道:“好了,都别哭了,二十四个人,四十八个眼睛,愣是没看到那位大人物穿的是踏云麒麟衣吗?”

    “云姐,他一个少年,我们……”

    门童结结巴巴的控诉委屈。

    那些迎宾女孩委屈说:“他的白色外套,内绣了图案,我们咋认得啊!”

    “那是踏云麒麟衣,天下只有一人可以穿,那就是北境的王,管好你们的嘴,今晚我送你们离开酒店!”

    大堂经理云姐幽幽叹了口气,轻轻摇头。

    事情成了这样,怨不得谁!

    在酒店顶层总统套房内,江暮辞三人静静站在门外等候。

    干净宽敞的房间内,宁北站在单香香背后,轻轻解开她香肩后背的衣裙,眼神未曾留恋雪白后背半点,眼神落在细柳蛮腰上的伤口。

    伤口未曾愈合,可是国运天刀的力量,的确减弱了许多。

    单香香说的不错,任何力量都无法永恒存在。

    包括国运天道的力量。

    在时间面前,会慢慢减弱到消散。

    宁北轻声问:“香香姐,若是以千羽术,能不能助你康复?”

    “你的千羽术,我不敢修!”

    单香香摇头拒绝了。

    外人或许觉得千羽术,极端的可怕,能让武者实力不断倍增。

    可是千羽术的弊端,更是让人忌惮,每施展一次千羽术,身上的人性便锐减几分。

    久而久之,无情无欲,便不能再称为人!

    这种情况一旦出现,恐怕有关过去的记忆也会忘记。

    单香香怕修了千羽术,治好了伤,反而忘记了和宁小北过去的一切。

    所以这个女孩,不愿意修千羽技。

    宁北并没勉强,让香香姐早些休息,明天还要去五台山。

    他悄然来到客厅,对门外江暮辞三人喊道:“你们三个,进来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