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746章 第九技,无人敌!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苏清荷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来源:

    黎朝渊更知道,宁北一直想要融合八技,创造出有史以来最强禁术。

    那就是八技合一的第九技!

    宁北身上白光散尽,化作一个白影少年,圣洁如谪仙。

    宛如另外一尊宁北王啊!

    宁北持枪洞穿黎樵,枪锋钉在墙壁上,任凭鲜血流淌,负手而立,轻声道:“杀崩他们!”

    谪仙白影可杀崩七位绝巅武者?

    自然可以!

    少年谪仙白影,横手成刀,速度达到亚音速。

    每秒移动速度300米!

    普通绝巅的速度标准是150米每秒。

    谪仙白影的速度,完全虐杀这些人,横手成刀,有十足的霸刀味道,肆虐全场,每次出手,必染人血!

    仅仅三息间,七名绝巅,皆是身首异处。

    全部被其斩首,尸体整齐倒在地上,热血流淌,血腥味刺鼻。

    谪仙白影左手成刀,指间滴答着鲜血,默默走回宁北身边。

    黎朝渊看着这一幕,愣愣发呆,全身早已经被冷汗打湿。

    等他回过神来,却发现宁北早已经坐在原本属于他的位置上。

    南国至高无上的位置,属于黎朝渊已有百年。

    可是今天,宁北坐在上面,宛如少年君主,黎朝渊才是臣。

    宁北坐在上面,左臂放在旁边,握着拳头撑起半边脸颊,歪着脑袋,眼睛斜斜看去,注视着黎朝渊,慵懒说:“贵国可还有绝巅?一并请出来吧!”

    淡然话语,不失霸气。

    宁北铁了心要杀绝南国绝巅武者。

    黎朝渊回过神,低吼质问:“你真敢杀我?”

    “有何不敢!”

    宁北坐在椅子上,缓缓闭着眼睛,道:“自我少年时期,接掌北凉军,你们北部八雄起兵作乱,连年进攻十大国门,每年战死的北凉男儿,凉山脚下的陵园,都快埋不下了!”

    “我北凉儿郎,死于你南国之手的人,便有过万人!”

    “你说,我有何不敢杀你?”

    一语落下。

    宁北豁然起身,身上弥漫的惊骇杀气,直冲云霄。

    黎朝渊不会束手就擒的,他会反抗。

    唯独宁北薄唇冷漠道:“斩了他,用他人头,祭奠小天!”

    “不可!”

    外面传来一道惊怒的熟悉声音。

    京都吕道尘,竟然到来了!

    他来凑什么热闹!

    唰!

    谪仙白影闪身间,左手成刀,以迅雷之势,掠过了长空。

    刀起人头落!

    一颗大好头颅,滚落到殿堂门口。

    风尘仆仆的吕道尘,刚刚来到店门口,就看到滚落到脚下的人口,脸色当场就绿了,气得直跺脚,道:“北王,就非杀他不可吗?”

    “你有意见?”

    宁北高坐首位,慵懒歪着脑袋,斜瞥向进殿的吕道尘。

    一句话让吕道尘把到了嘴边的话,给憋了回去。

    同吕道尘来的人,还有两个西方人。

    一男一女都是年过五十的样子,看到黎朝渊的人头后,脸色阴沉的可怕。

    吕道尘嘶哑说:“南国特使团,早已经秘密前往京都,已经和京都谈判完毕,愿意付出八百亿美金作为战事赔偿!”

    宁北听完,淡淡一笑,并未多说。

    就在半小时前,南国对宁北开出的价码更高。

    那就是三千亿美金的战事赔偿,割地千里给北凉军。

    若是不行,还可以再谈!

    可是宁北,丝毫未曾动心。

    吕道尘压低声音,道:“南国更可主动退兵,保证百年内不会再起战事,更可劝说其他北部七国,与我们止戈,化解仇恨,这样……”

    话未说完。

    宁北坐在首位,肆意笑了起来,冰冷道:“这样我北凉军百万大军,就可挥师南下,听你京都令调遣,席卷天下,助你们平乱八方,杀绝那些拥武自重的门阀世家武者!”

    “北凉军和四大序列开战,双方龙虎相争,京都最后收尽余利,我说的对吗?”

    宁北眼神泛起冰冷杀意。

    吕道尘哑口无言,因为他的后半句话,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

    北部八雄停战,北凉军便可挥师南下,席卷天下,镇压门阀和世家两大序列!

    宁北轻声道:“让我宁北与北部八雄和解,自然可以,让老师下达一道密裁令给我,我宁北绝不苟活,会当场自刎,将欠你们的尽数归还!”

    北凉军自上到下,从不欠外人之情。

    宁北亦是如此!

    吕道尘气得直跺脚,懊恼道:“你怎么能说出这些话,这些话传到武帝耳中,你知道会让他多痛心吗?”

    “痛心吗?京都瞒着我,与南国和解,可曾想过我会不会痛心,可曾考虑过我北凉儿郎?”

    宁北当场动怒,气势一再提升,当真是满怀杀意。

    紧接着。

    宁北嘶哑道:“我率北凉军,与境外八国作战多年,南国武者双手,沾满了我北凉儿郎的鲜血,仇难解,恨难消!”

    “若是和解,你让我宁北,如何面对我麾下百万同袍!”

    “如何让我给他们交代?”

    “老师的雄主之道,我宁北余生……学不会!”

    ……

    宁北动了真火,凉王铁骑七十二人,瞬间拔出腰间染血战刀,齐刷刷对准吕道尘。

    只要宁北开口,他们必杀吕道尘。

    吕道尘沉默了。

    宁北眼睛泛起怒火,冷冷道:“就在昨夜,北部八雄与我北凉军全面开战,仅仅一夜,北凉军战死两万余名兄弟,超过十万人负伤,轻重伤势不同!”

    “我北凉军三位兵团长战死!”

    “伤亡超过过去四年总和,这个人的双手,沾满了我北凉军的鲜血,我不杀他,留着他杀我北凉同袍吗?”

    宁北手指黎朝渊的人头,强势质问吕道尘。

    吕道尘再度无言,不知道该做什么!

    京都和南国特使谈判成功,置我北凉军于何地?

    昔日奋战于沙场之功,尽数化为虚无。

    曾经战死的英魂,今后就会被人遗忘。

    这一切,北境的王,绝对不同意!

    吕道尘苦笑嘶哑,道:“对北部八雄妥协,让百万北凉精锐挥师南下,是因为京都真的没办法了!”

    “为我寻来治好香香姐的奇药,我自会重启北王战刀,会师南下,席卷四大序列!”

    宁北坐着,轻声道:“至于北部八雄,给我留着,我要逐一杀崩他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