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八十七章 李怀之忧  我是这样的作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带着这样的想法,李怀踏入了都督府,随后他就皱起了眉头。

    因为当他从外面看过来的时候,看的是一片低矮建筑群,比起荆州那边的任何府邸都显得要寒酸许多。

    可等他真正走进去,却看到里面仆从如云,来来往往的人衣着亦十分有档次,这感觉立刻就不同了。

    怎么回事?为何咱的这位老师,都光是做表面功夫?

    表面在这个稍显简陋的城市,结果这还都只是看上去简陋,内里却一直藏着奢侈的生活?

    老师,您这是开始腐败了?

    这一点着实是太过古怪了。

    在他的印象中,龙骧将军不该是这般人物啊!

    似乎是看出了李怀心中的疑惑,负责引路的图坛靠近两步,压低声音道:“这都是主母安排的,她乃是大族出身,光是陪嫁便有不少仆从,随后又有很多人被安排下来。”

    李怀这才真正回忆起,有关自己那位师娘的诸多信息,眯起眼睛道:“我记得师娘是江左之人?”

    “乃是江左王氏出身,”图坛点点头,一副你懂的表情,“这江左王氏如今与琅琊已重新有了联系,说是天下第一豪门也不为过,这等人物嫁给了主公,也足以说明那王氏对主公的看重,自是会劲力支持。”

    “支持就支持这些仆从?”

    李怀在心里问了一句,没有宣之于口,但他同样也明白,有这么一个师娘坐镇,龙骧老师想要另寻继承人的打算,绝对不轻松!

    尤其是……

    他那位师娘,两年前还给老师添了个儿子。

    龙骧将军过去也有发妻,同样也有儿子,只是几年前的一次意外,或者说,基于某些人的恶意,让这位将军失去了自己的结发妻子,更承受了丧子之痛。

    而没有继承人,一度也成为了龙骧集团的重大系统性风险,很多将领都是人心思动。

    有正牌继承人在,李怀也好,其他什么人也罢,肯定会被女方排斥,不说王氏,就说龙骧将军麾下的众多将领,恐怕都不会轻易服气,因为据李怀所知,在那位小公子出世的时候,众多将领才终于放下心来,更加放心的跟随着龙骧将军。

    “不知道老师对于这些事,是否也有安排。”

    以李怀的经验,他很清楚,有些时候,一个军事政治团体的首领,并不能完全主宰这个团体的意志。

    “这样就好了,我也就可以找个机会表明态度了……”

    他这边想着,那边就有仆从迎了过来,在图坛的耳边低语了两句之后,后者神色微动,微微点头,然后一转身,来到李怀跟前,说道:“少君,主公和主母那边来了一位客人,所以您先要去正堂那边坐着等候一会。”

    “好,自然是不能耽误了正事,不过我这肚子有些饿了,你让人给我准备一些瓜果茶点拿过来吧,我先垫肚子。”李怀点点头,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但是这暗地里却不由撇嘴。

    你们以为窃窃私语就行了?

    笑话,如今我坏债楼主刚刚正了名,正事风头正劲的时候,更是在水浒的基础上,推陈出新,拿出了全新版本的三国演义,从原本的土匪打家劫舍、义军杀官造反一跃而升华,成了汉朝末年,军阀割据的大场面,不知道被多少人推崇,聚集的气运说出来能吓死你!

    李怀在心里默默嘀咕着,这可不是他有心要抬高身份,而是因为这些个原因,让他身上笼罩的气运光辉越发浓密,以至于将原本就催生出来的诸多便利之能,更进一步的推高了几分!

    就比如这耳聪目明的五感,即使对方离着远、声音低,也能轻而易举的听到内容。

    所以,等李怀在厅堂中坐下,便在想着自己应该如何应对。

    “方才那个仆从过来,跟图坛说,我那师母派他过来,让我到这个厅堂坐着,她要带着人到屏风后面好生看一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回忆着方才听到的消息,李怀的思路逐渐扩展,发散起来。

    “这桥段,这个内容,这莫非是要看我是不是合眼缘,给我拉个红线?若是如此,倒是能省去不少麻烦,可这意味着,我不是靠着才学令人折服,而是靠着英俊的面容……”

    一念至此,李怀不由踌躇起来,眉头更是紧锁。

    “够了,够了,真的够了!+1槽点。”

    李怀丝毫也不受影响。

    要知道,他在大周这边可还是单身汉一枚,况且既然来到了生产力水平落后的古代,就不能老是抱着穿越前的价值观,价值观这东西,必须符合生产力水平的发展,要与之适配,才是最好的,科技其实也是一样。

    李怀暗暗思考,这思路的中心,开始逐步从拉红线,朝着更加高深的角度延伸过去,内心深处,更是忍不住给自己点了个赞。

    “够了,谁还看不出来你那点小心思!+1槽点。”

    李怀根本不理会系统旁白,在沉思的同时,感到了为难,他想着,老师这边虽有安排,若是双方成了姻亲,很多问题自然迎刃而解,但自己既然想要出家,立刻就弄个另一半,着实是不妥,更何况……

    李怀摸了摸脸。

    自己这英俊的面容,若是被人惦记了,那满肚子的才学,说不定就要被人忽视了,那他这么多年勤学苦读,岂不是白费力了?

    这般想着,他不由担忧起来,那眼神下意识的一撇,注意到屋内深处的屏风上,果然浮现出一二人影,不由精神一震。

    ——————

    “这个皇甫怀,看着也就是一般,尚且不如我那侄子看着英武,你怎么就看上了这么个人物?”

    那位将军夫人王氏,先是在屏风后面窥了几眼,左右看过之后,默默摇头,转身离开,找到了在后堂等候的龙骧将军,一开场,就是这么一句。

    龙骧将军则是笑了起来,他道:“这人不能只看外表,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还是要看看才学的,我让这个弟子过来,本意也是看重他的才学,希望他能以能耐令人折服。”

    王氏闻言,眉头紧锁,正要说些反驳的话,但注意到夫君那略显苍白的面容,这千言万语,最后都只化作一声叹息。

    “你也莫要担心,我这身子骨,还能撑着一些时日……”龙骧将军本来正说着,却见王氏眉头皱起。

    龙骧顿时住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