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八十六章 嗣多烦忧,不若出世  我是这样的作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荆南的关键,其实不在荆南。”

    李怀思考着这个问题,并且缓缓起身,穿戴好了衣服。

    他的动作发出的声响,令门外侍候的女使听到了,立刻便推开了门,走进来开始服侍。

    李怀十分配合的抬起自己的胳膊,同时嘴上还说道:“都说了,我其实不用服侍,咱们现在还是创业阶段,是草创,不能腐败啊,而且再怎么样,也应该先敲敲门嘛……”

    等一切洗漱完毕,李怀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

    门外,他的新随从图坛已然等候在外,见着李怀之后,便躬身道:“少君,我已经等您多时,主公那边应该已经有所缓和,您应该过去见礼了,您也应该在那里用早膳。”

    “好的,好的,我们直接过去。”李怀点点头,跟随其人前去。

    距离他来到长沙城已经过去了六天。

    这六天的时间,足够让李怀了解大概情况了。

    他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以及逐步习惯自己目前的身份,除此之外,每天还要抽出不少的时间,去思考龙骧将军提到的最后一个问题。

    当时,龙骧将军并没有要求李怀,立刻就要给出答案,而是让他回去,好好的想一想,最后再拿出答案。

    李怀很清楚,这个问题是一个考验。

    “这个问题,考验的是一个人的眼光和战略思维,荆南之地的最大特点,就是难以发展,本身或许有潜力,但因为种种原因被限制住了,同时先天有些不足,十分容易变成其他地域的附庸,而我的老师当初迫不得已,只能选择这个地方破局,但当时虽然保住了老师的势力根基,但发展到现在,却彻底陷入了瓶颈……”

    李怀边走边想,走出了自己住着的院子。

    这座院子位于城中一角,也算是繁华之地,但和荆州城内无法相比,两边街道上行人不算太多,显现出其中问题。

    “这荆南的人口是个问题,商贸也是个问题,由此更会衍生出澳门银河平台的问题啊!难怪文师会那般忧愁,换成谁,都免不了头疼。”

    李怀毕竟是穿越者,过去码字准备了诸多资料不说,穿越之后又经历了诸多,而且他在大宁那边,身份高贵,能接触到不少情报、信息,配合着在明镜竹院学得的不少知识,所以他不仅很快就搞清楚了荆南之地的困境,同样也知道其中的破局之法。

    因为他有现成的例子。

    “穿越之前,我曾经写过一篇三国的同人,搜集了很多资料,里面就有刘皇叔刘玄德,在赤壁之战后,出兵占领了荆南四郡,有了一定的根基,其大概的地盘和势力,其实就和如今的龙骧将军差不多,而且面临的问题,也是相似的,而那位刘皇叔的解决办法,其实就是老师这个问题的答案!”

    李怀眯起眼睛,脑海中闪过搜索资料到时候,得到了诸多情报,以及刘备集团最后的应对手段。

    “在赤壁之战后,原本的整个荆州,也就是后世差不多湖北、湖南的土地,分别为曹操、孙权和刘备三个军事集团占据了一部分,其中曹操占领的就是荆州北边的大部分,而孙权则拿到了江夏的部分地区,也就是荆州东边,以及南郡,也就是荆州的西边,等于是直接面对曹操兵势的冲击!”

    “在这样的情况下,等于是刘备被孙权给堵在了荆州南部,而孙权则要硬怼曹操这个强敌,同时孙权集团并没有多大的扩张欲望,一个合肥就够孙十万打得了,遑论荆州?再者说来,诸葛丞相给刘皇叔的隆中对,其策略就是得荆襄而入川,以荆益两州为根基,只不过最初这个策略,是在刘表尚在的时候制定的,刘表身体不好,两个公子不堪大用,是以诸葛丞相觉得皇叔能全得荆州,结果曹操来袭,计划混乱,只能退而求其次,才能破局!”

    “刘备集团的破局,和今日龙骧吾师的追求是相似的,都是要冲出荆南的禁锢,将影响力从边疆释放出来,真正侵袭天下,而当时北边曹操基本定势,东边江左乃是盟友,只能按照隆中策,图谋巴蜀,所以最后才找到孙权那边,提出了借一个南郡的策略,用意就是找到一条入蜀之路,这南郡攻伐的时候,虽是周瑜攻克,但皇叔的人也出了力,加上孙群方面,有意让皇叔在前面挡枪曹操,所以顺水推舟,结果后世以讹传讹,一个南郡,成了刘备借荆州,仿佛当初他东吴就全取了荆州一般,最后无耻的背刺盟友,全占其地,安稳等死,这舆论果然能杀人诛心啊!”

    这般想着,李怀不由摇头,抬头看向前方,一片建筑群赫然在目。

    此处自然就是他那位老师的军政中心,称为都督府,实际上也是荆南之地的首府所在。

    不过,比起荆州的州牧府,这片建筑,只能说是低矮建筑群。

    “但话说回来了,老师崇尚节俭,连办公地点都这般寒……这般简约,结果生活作风上却颇为铺张,如今只是将我列为继承人之一,立刻就有仆从女使被派过来,伺候饮食起居,着实是让人感到有反差啊,不知道里面是否有什么缘故,莫非又是一番试探?”

    他脑海中这般想着,不由暗暗摇头,觉得这继承人果然不是那么好当的,更何况自己这个继承人,十有八九要成为职业经理人。

    实际上,那日抵达荆南,龙骧将军将他单独叫过去,一番暗示讲解,已然暗示了其人之意,就是在考虑,将龙骧这个政治军事集团,交给李怀来经营。

    不过,李怀毕竟年龄还小,加上龙骧又没有真的死去,所以这毫无疑问是一个逐步培养的过程,同样也有可能是龙骧将军的某种后手。

    “文师固然对我不薄,但他为人高深莫测,有些年头我看不透,而且乱世不比大宁,装……便是建功立业,也很难得善终,我志不在此,所以考验之类的,虽说我这般冰雪聪明之人,已经是想出答案了,但必须要低调,等会就装作不会吧。”

    李怀已经猜出来,老师将他叫过来,表面上是加深感情,说是要一起用餐,其实还是考验的一部分。

    李怀其实不喜欢被接连考验,这难免让他疑神疑鬼,觉得处处皆有考验,心里很是不舒畅。

    正巧此时,那在前面引路的图坛,忽然走进两步,低语道:“少君,还得提醒您一句,今日主母也在,等会若是她说了些什么,您只管听,最好莫开口。”

    嗯?

    李怀神色微动,心里闪过一丝猜测,越发意识到今日这是宴无好宴啊!

    麻烦!

    还是出家爽利,必须得出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