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八十五章 老师,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是这样的作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等龙骧将军的一番话说完,李怀便基本了解了,所谓荆南变迁的历史沿革,以及诸多缘由了。

    顿时,李怀揉了揉太阳穴,机智聪慧的大脑开始迅速的运转起来,无数信息在他的脑海中流转而过,来自穿越前的丰富经验和知识,开始产生决定性的作用——

    说白了,在当今这个时代,交通和通讯水平低下,加上经济和政治中心还是处于北方——不过按着李怀的猜测,既然经历了南北朝时期,加上东南江左的一些记载,尤其是大运河的开凿,事实上已经开始发生经济中心南移的现象了。

    而正是因为经济中心的南移,才使得原本从关中去往岭南的老路线——汉江、云梦、湘江、北江这一条线,被逐步抛弃,变成次要线路,以至于连开发都停止了,发生了生产力水平的后退。

    而正因为江南的快速发展,加上世家、豪族的直接影响,以及沿海地区商业、手工业的发达,令黄河、大运河、长江、鄱阳湖、赣江、北江的东线逐步兴起,慢慢取代了西线。

    最终就造成了荆南这个内陆地区交通线的衰退。

    现在,这条衰退的线路中轴,便被龙骧将军掌握,结果因为衰退的原因,没有办法正常发展不说,还因为平原地区相连的关系,被北边的荆州持续吸血,可谓雪上加霜。

    一念至此,李怀不由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到底是政治学得好,一点就透的小机灵,听完老师这么一番讲解,马上就找到了问题关键,不愧是我!

    他露出了一抹笑容。

    “你这水平,还给自己点赞?+1槽点!”

    李怀并不理会系统旁白,他很清楚,这个系统好长时间没有冒头了,而且没脸没皮就是一阵旁白,之所以老是毒舌攻击,无非是羡慕自己年少有为、相貌英俊、天资不凡等五千字的形容词,既然如此,又何必计较呢?

    应该宽容一些。

    “你肯定已经明白,为什么这条经过荆南的显露会衰败了,”龙骧将军看着李怀,一副你是我徒弟,我很清楚你斤两的表情,“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要存在着这么一条线路呢?或者,换句话来说,为何不管是荆南这条路,还是东边的那条路,朝廷总是需要一条通往岭南的路呢?”

    李怀的笑容僵硬在脸上,再次开动脑筋,并且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显然,这个没有开放的时代中,岭南那边也没有什么通商口岸,如果说是为了贸易的缘故,几乎是站不住脚的,或许有一些成分,但绝对不能说是主流,相比之下,保持对领土的控制和通讯,反而更加现实。

    事实上也是如此,当李怀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之后,立刻就得到了龙骧将军的称赞。

    “不错,这就是原因,任何一个大一统的王朝,都会不断的向外扩展其礼仪和威严,教化四方,本朝因为原因特殊,中央权威不振,但这并不妨碍其对四边的想法,盖因四边本就是屏障,想要中原不失,就要有屏障护卫,只是因为本朝的控制力,主要集中在中原和江左,因而咱们荆南这一块,就被暂时放下了,因为朝廷的力量有限。”

    “既然是暂时放下,那迟早还是有捡起来的一天,”李怀眯起眼睛,马上就明白了里面的关键,“只不过,朝廷必然没有想到,短短几十年,不仅没有收拾权柄,彰显礼仪,反而是中央沦落,割据四起,原本的边关屏障不得不一再妥协和内缩,如今对于中原腹地和关中而言,北边的边界是哪里不好说,这南边的,可能就只到荆州了吧。”

    “不错,正是这个道理,”龙骧将军一脸欣慰的表情,“你对天下局势这般了解,不愧是前朝余孽,果然是胸怀大志!”

    “???”

    李怀顿时满脸问号,觉得自己这位老师的话,非常的有问题。

    胸怀大志什么的就不吐槽了,你这个前朝余孽是什么意思?为什么用赞叹的语气说出来啊,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不对!什么胸怀大志,我来这个世界,是要低调的!

    “既然你都坦明了身份,为师自然也不会隐瞒什么,”龙骧将军自然不会知道李怀心里的这些个念想,“说到底,这大乱之世,想要不被人欺,就得有一番作为,我立下基业,不管是什么原因,便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如今在荆州被人刺杀,更是难有退路,只能一条路走到底,看到底有个什么结果了。”

    李怀眼皮子一跳,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我的老师唉,刚才您老人家做背景介绍,也算是正常剧情,现在是要干什么啊,我在这本书的世界里,只是个路人甲,不要给我说这些啊。

    一念至此,李怀不由说道:“老师,其实事情也不见得多坏,那荆州到底有着顾忌……”

    “天下平衡本自脆弱,一旦破灭,混乱请客将至,具体到地方也是一样,”龙骧将军看着李怀,轻轻摇头,“尤其是你身份特殊,背景更让人顾忌,为师过去不甚知晓也就罢了,现在既然知道了,必然要多为你计较一番,毕竟为师尚有退路,但是你,是没有的。”

    “……”

    老师我怀疑你在暗示些什么。

    见李怀一副震惊过度的样子,龙骧将军不由笑道:“别意外,为师那些子侄的资质,我都知道,不堪大用,我这份基业,传到他们手上,顷刻间就要被人瓜分,即使现在,留在北边的家族,也令我失望,族人沦为他人附庸、爪牙,若是让他们执掌权力,我这片土地,也必是相同结果。”

    随后,他叹息一声:“我本就心有不安,有些原因,不得不思量继承人选,但亲子皆亡,”他情绪有些低落,“子侄又没有通过考验,我也不瞒你,之所以看重弟子,便是如此。”

    李怀呆若木鸡,继而眉头紧锁。

    老师,您这是什么意思?这是要干什么?是让我出任CEO不成?我……我想出家啊!

    龙骧将军见他一副思索的模样,暗暗点头,忽然问道:“那你可知道,这荆南的关键是在什么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