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百八十三章 荆南之地  我是这样的作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虫鸣鸟叫之中,李怀叹了口气。

    “说好了要低调,说好了要出家,我现在是在干嘛?怕是连明镜竹院都回不去了。”

    他骑在一匹马上,跟在众人后面。

    两边是郁郁葱葱的树林,前面是一个个骑士,其中有几个人,还是两人共乘一匹马。

    那些马都是战马,是经过锻炼和操练的,比寻常的骏马还要强健许多,但现在几乎每一匹马都显露出疲惫的样子,尤其是那些被两个壮汉骑着的,更显露出几分不堪重负的味道。

    “这些马也累了,两日两夜,不眠不休的奔驰,再加上这些骑手本就都是精锐壮汉,身高体胖的,更不要说那要命的夜路和山林间的小路,这些马没有累死,已经可见其体质出色了。”

    实际上,这几日下来,别说马了,人更是有些承受不住。

    以至于原本那些龙精虎猛的骑手们,这会也都显得疲惫,受伤的几个,更是奄奄一息。

    毕竟之前的仓促遭遇战,不光制造了伤亡,也让不少战马失踪、失落,战马上储存的干粮随之失去。

    行军打仗,就讲究一个粮草先行,若是没有吃饱饭,那说什么都是空谈,而练武之人的食量更是远超常人,跟随龙骧将军来此的众人,个个武艺高强,那都是平时练出来的,对于肉食的需求,比寻常人要大得多!

    这丫就意味着,最近这两日两夜的奔逃,对于他们来说,更是煎熬。

    为了防止被追兵追上,还要躲避荆州兵卒的探子,原本的干粮又不够,因此必须要打猎和采摘,便是取水都十分不易。

    如此一来,这些个战场壮汉,现在都在虚弱状态,随便来一队人马,可能就是要命的遭遇。

    也正因如此,越是靠近自家地盘,他们越是警惕起来,防止最后时刻翻船。

    当然,比起其他人,李怀的状态算是好的,毕竟他本身体格不算突出,虽然也算是练武的人,可并不深入,再加上有气运金光辅助,倒也不算太过狼狈,至于其他人,为了节省体力,连话都很少说了。

    “出了林子,就到了咱们的地盘,我已经传讯出去,那边有人在等着,将咱们接过去。”徐淄领在最前面,有气无力的说着。

    行走在林中,想要和外界通讯很困难,所以他们行军之中,会带上一些饲养好的信鸽,只是这些鸽子有的时候很坑,驯养的并不完善,有的时候放出去,就没了音讯。

    徐淄他们带着的,自是最好的一批,但难免会有瑕疵混入其中,再加上中间受到了惊吓,很多更是失去了功用……

    “所以,这消息前后用了三只信鸽,理应传到了,若是不能,那也是这鸽子……”

    “鸽子怎么了?”李怀听到此处,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怒意,竟是本能的反驳起来,“我看那些鸽子很好啊,通体雪白,还很可爱!”

    徐淄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说,他已然注意到,这两日之中,但凡提到信鸽,只要有一些对鸽子不好的话语,李怀就会反驳,显然是个爱鸽之人,其中原委,他无从得知,但也不愿意多费唇舌,只是微笑以对。

    此刻,自然也是如此。

    李怀一见徐淄的表情,便说不下去了,转而继续反思起来,自己未来的路,要怎么走。

    因为现在跟着龙骧将军这么一行人南来,他原本的计划算是彻底泡汤了。

    李怀已经不再是昔日吴下阿蒙,他有自己的判断力和经验了,所以他很清楚,龙骧这次的伏击,看着是武力手段,但背后要达成的,是政治目的,现在因为自己掺和进去,那背后之人的目的未能达成,那毫无疑问,未来自己和龙骧集团之间,就有了一些利益捆绑。

    “这一捆绑,可就不自由了,未来很多事不能做、很多地方不能去,甚至要做一些违心之举了,和我的初衷有所违背,唉,但好在这事说到底,肯定不是钱支他们干的,这些复国组织,无缘无故的,他们也不会去祸害一个边疆将领不是?否则我更是进退维谷了……”

    在他的种种思虑中,前方的树林终于有了尽头。

    随着遮天蔽日的枝叶退去,阳光洒落在脸上,李怀也不由深吸了一口气,有一种柳暗花明的感觉,再往前看过去,入目的是成片成片的农田,只是这些农田却不是在平地上,而是在一些低矮的山丘之上。

    “梯田?这里是……”

    “这里便是湘西之地,是主公的根据地,也是未来你要待的地方!”徐淄来到他的身边,简单介绍了一下,“此处其实是屯田,是兵卒屯种的,并没有编户齐民,盖因此处其实是北边的边界,是要防御北方荆州的。”

    李怀自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只是他在荆州的时候,也时常听人家提起湘西之地,只是按着那些人的说法,此处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现在一看,风景秀丽不说,郁郁葱葱的青山与层层叠叠的梯田,别有一番景致,更隐隐透露出粮草丰盈的意思。

    “看起来,倒也是个好地方,为何外界传闻那般凶恶。”

    这时,龙骧将军策马而来,缓缓说道:“因为你只看到了这一处,此处并不算是什么凶恶之地,汉时也算是荆南四郡所治,只不过后来历经战乱,加上南北对峙之后,不被重视,反倒是落寞了,前朝的时候本有所开发,划为湘州,结果前朝破灭,此处又无人问津,倒是五溪蛮崛起,几次叛乱,占了大半,加上那荆州扼守要道咽喉,反而压制了此处发展,我自来此,梳理民地,耗费三年,方有一点起色。”

    “老师,您怎么样了。”

    李怀一见,赶紧过去见礼,这两天以来,他这位老师因有伤势,都被人护持在后面,众人轮番照顾,虽没有用马车护持,但也特地寻了布帛包裹、遮挡,现在再见,却见其人面色苍白,但身子却不似之前那般摇摇欲坠了。

    “无妨,”龙骧将军笑了起来,苍白的嘴唇划出弧度,“你随我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