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零五章 正式成立  我在古代建工业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王由桢任命完三个班的班长,把目光继续投向了校场上。

    王四熊和王八鸾腰杆笔挺地站着,站在所有相应的最前方。

    王由桢继续命令道:“王八鸾出列。”

    王八鸾踢着正步,一步步地走上了讲台,行了一个军礼。

    王八鸾比起他们家十个兄弟长的秀气得多了,颇有点儿男子女相的意思。

    因为从小长得比较秀气,家里差点把她当女儿来养。

    毕竟,王老爷子生了三个儿子,三个儿子又生了十个儿子。

    王家三代就没有一个女儿,别的宗祠都看着多生儿子,王家就盼着能生个女儿。

    可惜,天不如人愿始终没能生个女儿。

    王由桢看着八弟晒黑的秀气脸庞,温和地笑道:“任命王八鸾为后勤排长。”

    “以后负责讲武堂的所有后勤事务。”

    乡勇们在听到三个班的班长任命,没有觉得一点羡慕,当他们听到这一个后勤排长,全都忍不住流露出一丝羡慕的情绪。

    战争打的就是一个后勤,不管是吃穿用的粮饷,还是各种军备武器。

    全都得指望这个后勤排长居中调度,毫不夸张的说,甚至决定着一支军队能否打胜仗。

    王由桢拿过来一套新的肩章,不再是一条杠一个星星的,而是一条杠两个星星。

    代表着排长的肩章戴在王八鸾的肩膀上,鼓励了一句:“王排长,以后讲武堂的内务可就交给你了。”

    王八鸾秀气的脸庞露出了笑意,虽说脸上的皮肤晒得有些黑,看但还是让人觉着这个笑容显得十分的秀气。

    等到王由桢宣布乡勇的前锋,往右边看向了最后一个人:“王四熊出列。”

    王四熊作为最后一个出场,也正是用来压轴的。

    等到王四熊来到讲台上,王由桢下达最后一个任命:“任命王四熊为讲武堂的总教习。”

    王由桢再次拿出一套新的肩章,一条杠和三个星星。

    把这个军衔最大的肩章,戴在了王四熊的肩膀上。

    对于其他几个班长排长都有勉励的话,对于王四熊没有说上半句勉励的话。

    只是把肩章戴在他的肩膀上,就让王四熊回去了。

    这样更容易让王四熊树立威信,免得让底下的乡勇们觉得这个王四熊也是低人一头,看着别人的眼色行事。

    这样一来,就不利于他掌管讲武堂了。

    毕竟,讲武堂里面的乡勇,以后要改口成讲武堂学员了。

    讲武堂的学员全都是同龄人,王四熊又没有王来聘和王二龙的威望。

    真要是让其他学员觉得王四熊也是看别人眼色行事,难免会对他掌管讲武堂造成一定的阻碍。

    即便是这样,能否彻彻底底的掌管整个讲武堂,也是王由桢对王四熊的一个考验。

    王由桢任命完所有的讲武堂军衔以后,带着所有的讲武堂学员离开了校场,前往了大门口。

    来到大门口,王由桢倒不是为了悬挂一面写着讲武堂三个字的牌匾。

    建立工业小学还好说,会被当做一种钻研奇技淫巧的新学说。

    讲武堂这三个字可就不行了,是个很大的忌讳。

    不然,各种书院学堂从春秋战国时期就有了,这么年过去了几乎没有学武的学堂。

    到了大明年间,除了个个卫所有官学以外,武学一般都是家传。

    王由桢来到大门口,看了一眼没有悬挂牌匾的大门口上方。

    只是看了一眼,就把目光放在了大门两旁的门柱上。

    门柱上没有像毛概学社和工业学堂那样悬挂了两副楹联。

    王由桢拿出一块木板,把木板悬挂在了右侧的门柱上。

    木板上写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讲武堂的军衔制度。

    王由桢在建立军衔制度的时候,经过了长时间的推敲。

    刚开始的时候,准备完全照搬后世的军事制度。

    军官按照军师团营连排,军衔按照将校尉,肩章按照横杠和星星。

    最后在父亲王昌沐的建议下,去掉了将校尉的军衔。

    直接以肩章代表军衔,也只套用军官制度。

    全套用后世的那一套制度,读过不少书的讲武堂学员们都有些迷糊,更不要说没怎么读过书的盐丁村村民了。

    军衔制度的根本,除了有提高士兵的等级制度,便于军官们的管理。

    还有更为重要的一点,凸显地位的不同,增加荣誉感。

    只有这样才能激起士兵们的争胜心,让讲武堂的学员们努力立下军功,争取早日当上军官。

    如果军官军衔制度杂乱不清,让所有人摸不清头脑,就失去了最根本的意义。

    王由桢索性只照搬了两套制度,一条杠和星星,对照班长排长连长。

    两条杠和星星,对照营长团长师长。

    至于最上面的军长,按照王由桢的意思,暂时没有建立军衔。

    王由桢的构想,这个军衔的图形是犯忌讳的。

    等到他手里真的有掌管几万人的军长,到了那个时候,那些犯忌讳的图形就不再犯忌讳了。王由桢把木板贴在门口的门柱上,带着王二龙离开了这里。

    王四熊和王八鸾两人站在最前方,其他乡勇依次站在后面,队列整齐的目送王由桢离开。

    眼睛里除了尊重以外,澳门银河平台的是崇拜。

    虽然王昌沐和他的那些毛概学社同窗们,一再强调不要搞个人崇拜。

    但王由桢这个小先生对于所有的乡勇来说,对于现在所有的讲武堂学员来说的话就是供奉在祠堂里的祖宗一般的存在。

    孙包户、粪段、漕口,再到这个为祸乡里多年的青手掌柜,一个个能够亲手碾死泥腿子的富户。

    也是他们这些曾经是泥腿子的讲武堂学员们,认为从怎么也不可能战胜的土皇帝。

    一个个的栽在了王由桢的手里,还都是遭到了碾压。

    王由桢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回过头去看了一眼,看到了立正站在那里的讲武堂学员们。

    摆了摆手,大笑着离开了这里。

    虽然只有二三十人。

    虽然只有一座青砖绿瓦宅子。

    但今天对于大明来说,甚至是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同样是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大明讲武堂。

    正式成立了。1603379447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