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百零四章 讲武堂任命  我在古代建工业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霜降时节前夕。

    老百姓开始割稻,又必须在霜降前割完。

    有些早稻提前一月成熟,就在这一月里,种上麦、豆,栽桑筑场。

    男女老少一起作,也称为“忙月”。

    就在其他村子的老百姓忙着割水稻的时候,王由桢走进了讲武堂,开始正式敲定讲武堂的框架。

    距离霜降没有几天了,天气寒冷。

    三个盐丁村子位于海边,海风很大。

    王由桢身上穿的衣物比几个月以前,要厚实得多。

    里面虽说还没有穿上冬袄,但已经穿了两层比较厚实的棉衣。

    外面套了一件棉布右衽衣,看起来十分的干净整洁,又显得有一股子儒雅的气度。

    王由桢带着二弟王二龙来到讲武堂,走进讲武堂的大门。

    讲武堂的建筑和工业学堂完全不一样。

    工业学堂是围绕着大院子,修建了两排独立的小院。

    讲武堂中间是一个很大的校场,完全可以容纳上千名乡勇。

    在校场的东西两侧,是一排排鳞次栉比的营房。

    一间营房里能够容纳十一名乡勇,刚好是一个班的乡勇。

    王由桢远远地看过去,看着鳞次栉比的营房,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整齐感和干净利落感。

    王由桢来到讲武堂的里面,径直走向了校场北面的讲台。

    这是一个由木头搭建,比校场略高的台子。

    看起来有点像比武擂台,只不过台子的形状是方形。

    王由桢在走上讲台,旁边站着一身鹦哥儿绿袍的王二龙。

    面前是三十名乡勇,全部腰杆笔挺地立正,看着前方的讲台。

    王由桢站在讲台上,看了一眼头顶的太阳,时间差不多了。

    王由桢从面前的桌子上,拿起一块肩章,是他这段时间用心设计的肩章。

    一条横杠,一颗星星。

    王由桢这段时间以来对于将武堂的框架搭建,最主要的精力是放在了制度的搭建。

    澳门银河平台将武堂的建制,王由桢早就想好了就按照更适合火器军的军师团营连排班。

    这样的火器军建制是经过几百年的火与血历练,练出来的一个最合适的建制。

    只不过从今天开始,这种建筑就不是西方人首创的了,而是大明首创的。

    王由桢人只要想到西方逼迫中华签订了无数不平等条约,从中华大地上掠夺了无数的金银财宝。

    把他们几百年的智慧结晶也抢过来,不仅是觉得心安理得,心里还觉得十分的爽。

    王由桢拿起来紧张,庄重地喊道:“王五虎出列。”

    王五虎虽然心里早有准备,但在校场上亲耳听到大哥王由桢喊出这句话,还是不免有些激动。

    激动得他差点连正步都不会了,迈着有些别扭的正步,走到了讲台上。

    王由桢看了一眼动作别扭的王五虎,又赶紧看向了讲台下方的乡勇。

    要知道王五虎的动作十分有趣,尤其是对这些受过操练的乡勇来说,肯定能引起一场哄堂大笑。

    可是这些乡勇们始终是满脸的严肃,没有一个人发出笑声。

    甚至连动都没动一下。

    王由桢也不由得大为满意,对于乡勇们的钢铁意志操练心里有了一个数,已经初步成型了。

    王由桢把肩章分别戴在了王五虎的左右肩膀上,庄严地说道:“任命王五虎为一班班长。”

    王五虎立即回了一个军礼,声音激动得有些颤抖地说道:“多谢小先生的栽培。”

    王由桢笑了笑没有在意虎弟对他的称呼,拍了拍王五虎的肩膀说道:“你可不能懈怠,要是各方面成绩不如其他人。”

    “你这个一班的班长可就没了,谁有能力谁干。”

    王五虎没有回答,满脸的坚定,像是在说绝对不会让任何人超过他。

    王五虎接受了肩章以后,踢着正步走回了自己所在的一班。

    等到王五虎淡定,王由桢继续说道:“王六豹出列。”

    王六豹的心情同样是十分的激动,只不过他没有像五哥王五虎那样,走出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正步。

    有了王五虎这个前车之鉴,王六豹以正步的方式走过去的时候,放慢了很多。

    着实是有了效果,步伐放慢了,看起来也就稳当了很多。

    王六豹走到讲台上,行了一个军礼。

    王由桢把第二套肩章,分别戴在了王六豹的左右肩膀上,满脸庄重地说道:“任命王六豹为二班班长。”

    王六豹立即行了一个军礼,满脸严肃地说道:“多谢小先生的栽培。”

    王由桢其实挺喜欢“小先生”这个称呼,喊的人多了,也就默认了这个称谓。

    王由桢拍了拍六弟王六豹的肩膀,温和笑道:“你也是不能够懈怠的,如果有能力比你强的,还是会让其他人担任这个二班班长。”

    王六豹和王五虎不同,王五虎没有说出一句话,王六豹在行过一个军礼过后,认真的说道:“谁要是能够超过我的话,这辈子都给他当个洗脚的小兵。”

    王由桢看语气这么坚决的六弟王六豹,心情十分的不错,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回去。

    王六豹踢着正步,回到了自己的队列。

    王由桢稍微停顿了一盏茶的功夫,拿起了最后一套肩章:“王九牛出列。”

    王九牛是王家兄弟里身材最为高大的一个,经过大半年的胡吃海塞,魁梧的真的像一头牛一样。

    王九牛听到大哥喊他的名字,傻呵呵的憨厚一笑,踢着正步走上了讲台。

    不过他的正步声音可大得多了,简直就像战场擂鼓一样,都有些震耳朵。

    王九牛在校场上的土地踢踏正步还好,等到他踢着正步来到讲堂上,整个讲台都一震一震的。

    王由桢笑了笑,把肩章分别戴在了王九牛的左右肩膀上:“任命王九牛为三班班长。”

    王九牛又是傻呵呵憨厚一笑,回敬了一个军礼。

    王由桢接下来本来想勉励九弟王九牛一句,让他不要被别人超过了。

    看着他那魁梧得像牛一样的身材,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但还是要说上一句:“莫要让其他人超过了。”

    王九牛拍了拍胸脯,瓮声瓮气地说道:“俺不会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