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022章 偷鸡不成  崇祯十五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隆隆隆隆~~~”

    暗夜里,马蹄滚滚,张家口塞外三部的营地后方。忽然出现了大批的马队。马上骑士挥舞马刀,高声呼叫,兵分三路,如三支利剑,纵马向营寨里面直冲。值夜的张家口塞外三部的士兵都是惊慌,角楼上,有士兵急急慌慌的敲响了报警的铜锣,“当当当当……”不过刚响了没几下,就被一支利箭射中,士兵捂着咽喉,坠于楼下。营前值夜的士兵惊慌逃窜,三路偷袭的大军几乎是毫无阻拦的冲入了大营之中。

    不过很快的,他们就发现不对----眼前的大营只有火把燃烧,但各个营帐里却并没有士兵、

    “这里是空营,上当了!快报给主子!”

    冲在最前的那一个建虏佐领惊慌大喊,同时拨转马头,想要撤退。

    但晚了,猛听见一声炮响,随即呐喊声天翻地覆,无数端着鸟铳,挺着长枪,全身甲胄的明军士兵从前方和左右两边的黑暗中冲了出来,列成阵势,向已经冲入营中,但却陷入慌乱的建虏和蒙古精骑一阵猛射。

    “砰砰砰砰~~”

    暗夜里,硝烟窜起,如火花绽放,建虏和蒙古精骑被打的落花流水,在惨叫声中不断落马,不过毕竟是精锐,他们很快就醒过味来,调转马头,不顾一切的往回狂奔,明军两翼的包抄伏兵在鸟铳齐射,长枪为刺,大盾为墙之下,步步进逼,而时候,在建虏背后也杀声大起,却是罗额尔德尼和那日送率领两部的精锐骑兵,截住了豪格的退路,双方杀成一片……

    于此同时,在河的另一边,一个个地黑影正在黑暗里潜伏,遵照豪格的命令,今日他们白天休息,进入夜晚之后就开始整军,此时数万人埋伏在河边,就等对岸火起,三个叛部大乱的信号,然后他们就要趟着冰凉的河水过河,发动雷霆攻击,前后配合,将三个叛部全部歼灭。

    等待中,汉军正蓝旗固山额真张存仁心神有点不宁,作为一个在大凌河投降建虏的前大明副将,这些年来,张存仁对建虏可谓是忠心耿耿,黄太吉在位时,他效忠黄太吉,黄太吉死后,福临继位,多尔衮和济尔哈郎成为辅政王,以他的见识,轻易就判断出,豪格难成大事,因此他想也没有想的就倒向了多尔衮,从黄太吉的心腹变成了多尔衮的亲信。

    此次讨伐张家口塞外三部,临行前,多尔衮对他有所叮嘱,要他一定要劝诫豪格,令豪格冷静,不可令豪格做出莽撞之时,但他一个小小地汉军旗固山额真,怎么能劝住豪格?

    昨日豪格不停劝阻,执意要绕行上游,从后方对张家口三部发动背袭,虽然就兵法来说是没有问题的,以正合以奇胜,本就是用兵之策,但张存仁却总隐隐感觉有点不对---三部在河边布防,做出大战姿态的同时,作为三部的靠山和后援,明国军士却没有出现,这显然是有点不合常理,当然了,也有可能是明国的援兵正在增援途中,即便如此,也无法完全抹去张存仁心中的忧虑,在他看来,待辅政王率领后续的大军赶到,兵力占据绝对优势之时,再向张家口塞外三部发动进攻也为时不晚,现在忙忙躁躁,在敌情没有完全明朗的情况下,就冒然渡河绕道,并不是明智之举。

    但豪格急于立功,重塑威望,根本听不见他的劝说,作为奴才,他无计可施,昨日半夜豪格带队出发之后,他立刻派人紧急通报辅政王。

    到现在,报信的人还没有回来,但张存仁却能猜到,辅政王一定不会欢喜……

    正想着呢,忽然看见对岸火起,敌营一阵大乱,张存仁不禁跳了起来,不但他,周边所有人都跳了起来,随即一声喊:“杀啊~~”蛰伏许久蒙古联军一起跳了起来,向对岸杀去。

    ……

    大营中。

    豪格率领的一千五百名的正蓝旗精锐白甲兵和一千多名蒙古精骑,刚刚突入营中,就被早有准备精武营伏击,罗额尔德尼和那日松又率领骑兵杀了出去,将突入营中的建虏兵马包在中间。

    如果全是蒙古人,或者只是一般的建虏兵马,在四面被围,枪弹如雨的情况下,肯定是支持不了多久,但豪格所率的乃是正蓝旗的精锐白甲兵,而是建虏军纪严律,如果他们溃逃,或者是豪格受到什么伤害,那么他们所有的家人都将被处死,这种情况下,正蓝旗白甲兵拼死抗击,他们组成肉盾,将豪格护卫在中间,不顾一切的抢夺生路,在他们的强悍冲击之下,罗额尔德尼和那日松的蒙古骑兵虽然人数众多,但竟然是抵挡不住,硬生生的被他们冲出了一条血路。

    “追,绝不能走了豪格!”

    激战之中,站在角楼上的梁以璋见那日松的阵形被冲乱,一大团的建虏白甲兵好像是冲出了包围圈,心知豪格一定就在其中,于是急的大喊大叫。

    此时此刻,正在渡河的汉军旗蒙古联军在即将过河的那一刹那,忽然遭到埋伏在营寨前的精武营鸟铳手的猛烈射击,就如割草一般,暗夜之中,已经过河和正在过河的蒙古士兵纷纷倒下,各个蒙古亲贵大吃一惊,都想要撤退,张存仁却是大吼:“过河,过河!去救肃亲王~~”

    ……

    豪格冲出了包围圈,又是狼狈又是愤怒,心中更有说不出的悔恨,等到看清楚,跟在身边的正蓝旗精锐白甲兵只剩下三四百人,剩下的千余人都已经葬身在明军营地之中后,他恨的差点栽下马来---正蓝旗是他实力的根本,没有正蓝旗,他在崇政殿上说话的份量就会大大降低,尤其是现在,多尔衮身为辅政王,已经独揽了“朝廷”大权,上一次阿济格在渤海所兵败,他指使亲信上书弹劾,逼的多尔衮不得不重处了阿济格,这一次他同样兵败,多尔衮又岂会放过他?

    但后悔已经晚了,豪格现在所想的就是逃跑,因为浩齐特右翼和林格尔部的蒙古骑兵正在后方紧追不舍,马蹄滚滚,暗夜无边,感觉四处都是敌人,能不能逃出生天,谁也不能保证。

    “扔了重甲~~快!”跟在豪格身边的正蓝旗固山额真河洛会大叫。

    ---精锐白甲兵都是重甲,重甲在混战、刀剑如雨中占据优势,可一旦展开追击战,重甲的劣势就显现了出来,眼见后方的蒙古兵越追越追,河洛会不得不命令众人抛下重甲,轻骑逃脱。

    白甲兵解下重甲,胡乱丢弃。

    纵横这么多年,这可能是他们在蒙古草原上最狼狈的一次了。

    ……

    “追~~”

    后方的那日松正拼命的策马,口中嘶吼,指挥林格尔部的骑兵,紧追不舍,一定要追上生擒活捉豪格。

    而此时,天色已经渐渐蒙亮,马蹄踏起处,豪格的三百多人在草原上无所遁形,眼见后方的蒙古骑兵越追越近,前方的两翼更是出现了绕行的蒙古轻骑,己方已经快要被包围,豪格眼珠子都红了,拔出腰间的宝刀,高喊:“杀呀~~”

    --身为大清的亲王,文皇帝黄太吉的长子,他也绝不能被敌人俘虏,因此,他宁愿战死。

    眼见情况危急,主子都已经要拔刀血战,跟在豪格身边的白甲兵都是一声喊,举刀齐杀。

    蒙古人用弓箭急射,失去重甲保护的白甲兵纷纷中间落马。

    而在马蹄踏起的黄尘中,豪格也终于是被包围在了其中。

    “杀啊,生擒豪格~~”

    那日松大叫。

    如果能擒获豪格,那可是惊天动地的大功劳,不但能得到大明的封赏,他那日松的名字,也必将在草原之上久远传颂。

    林格尔部的蒙古勇士奋勇向前,弓射刀砍,将困在中间的豪格围成了铁桶一般。

    “杀,杀啊~~”

    被逼到绝境,豪格天生的悍勇在这一刻被激发了出来,他纵马来去,用手中的宝刀挥砍,又取了马鞍下的弓箭,连续急射,将远处的几个蒙古勇士全部射于马下,于此同时,他身边的建虏白甲兵也爆发出了强悍的战力,面对数十倍的蒙古兵,他们拼死冲杀,紧紧护卫着中间的豪格,林格尔部的蒙古骑兵虽然人数众多,但一时竟然无法将他们歼灭。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白甲兵渐渐显出了颓势,在蒙古兵如雨的箭矢攻击之下,他们纷纷落马,到最后,豪格身边只剩下不到一百人了,那日松大叫:“豪格!下马投降,可饶你不死~~~”

    豪格此时已经拼的披头散发,他不回答,只咬着牙,张弓搭箭,照着那日松所在的方位就是一箭。

    这一箭又快又狠,几乎就射中了那日松。

    那日松大怒:“不识好歹,杀,取豪格人头者,赏牲畜一千头!”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听了那日松的话,蒙古骑兵都是精神大振,不顾死伤,更加猛烈的向豪格发动攻击。

    “主子,跟奴才往南冲!”

    跟在豪格身边的正蓝旗固山额真河洛会此时也已经是满身是血,肩膀还中了一箭,但他依然嘶吼着,要带豪格突出重围。

    豪格却摇头,他望着周边滚滚而来的蒙古骑兵,知道自己今日肯定是逃不出去了,与其在逃跑之中被蒙古人活捉,然后受到各种羞辱,倒不如就战死在这里了,于是他举起宝刀,大吼一声:“我大清勇士,誓死不降,绝不能受叛贼的侮辱!杀,随本王一起杀~~”

    “杀!”白甲兵一起嘶吼,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就在此时,忽然看见围攻的蒙古兵一阵骚扰,有很多人拨转马头,向北面看去。

    --北面处黄尘滚滚,有喊杀声传来。

    “援兵,有援兵来了!”

    河洛会先是一愣,继而惊喜大叫。

    豪格也是呆愣,他不明白援兵从何而来?不过蒙古兵大乱却是事实,于是高呼:“杀啊~~”

    见有援兵,白甲兵都是精神大振,护卫着豪格,往北面冲去。

    于是里应外合,围在北面的蒙古兵抵抗不住,纷纷后退,那日松大声呼喊命令,但却也是无济于事。

    蒙古骑兵散开后,清楚看到,一大彪白衣白甲的正白旗精锐白甲兵正滚滚而来,为首一将高呼:“肃亲王,肃亲王在哪?”

    却是多尔衮的亲信,正白旗护军统领詹岱。

    却是多尔衮的亲信,正白旗护军统领詹岱。

    原来,张存仁急报多尔衮之后,多尔衮心知不妙,于是命令詹岱率领正白旗精锐白甲兵,连同一部分的蒙古精骑,一人三马,轻骑疾进,急急来救豪格,因为多尔衮事先有叮嘱,所以詹岱没有到下游,而是直接从上游处过河,连续奔驰一百多里,正赶上豪格被林格尔蒙古骑兵团团包围的最后时刻。

    于是,詹岱率兵从后方猛击,打乱了林格尔的包围阵形,救了豪格一命。

    见到詹岱,豪格身边的人都是大喜,河洛会更是差点落下泪来。但豪格心中却是有别样情感,他可以被任何人救,但唯独不愿意不愿意两白旗的人所救,但现在他却也没有选择的权力了,只能呼喊一声:“本王在此!”

    见豪格还活着,没有被蒙古人擒获或者是受伤,詹岱大喜,策马奔行上前,高呼:“詹岱在此,请肃亲王随奴才离开!”

    豪格点头。

    于是正白旗的精锐白甲兵和正蓝旗的残兵汇合在一起,双方往北面杀去,正白旗精锐白甲兵新到,人数有千余人,那日松的林格尔蒙古骑兵已经战的疲惫,完全拦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突围而去。

    那日松气的大叫,但却也无可奈何。

    ……

    消息传回乌克尓河,得知豪格侥幸逃脱,梁以璋惋惜的跺脚,此次乌克尓河之战,军机处事前就有过推演,认为两军在河边对峙,建虏极有可能故技重施,派遣精兵,从上游悄悄渡河,然后奔袭百里,暗夜突袭,和留在对岸的蒙古兵前后夹击,以乱我大军,因此,三个蒙古国公和精武营阎应元事先就有防备,在上游广布探骑,当豪格率兵过河时,他们很快就得到了消息,于是将计就计,照军机处的计划,布下了这个陷阱,不但几乎将突入营中的建虏精锐全歼,还将试图在暗夜里过河的蒙古联军杀了一个落花流水。

    唯一可惜,就是走了豪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