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020章 兵行张家口  崇祯十五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于此同时,军情司蒙古分司又加大了收买和布线的力度,因此,大明朝堂对蒙古草原的风向,再不是后知后觉,一无所知了。

    暗夜里,通往京师的官道上马蹄急急,后背插着三角旗帜的信骑兵正在奋力扬鞭,而在上方的夜空,军情司的信鸽正振翅而过……

    ……

    武英殿。

    巨大的沙盘地图面前,隆武帝朱慈烺一身劲装常服,面色凝重的望着眼前的沙盘。

    军机处五臣,李邦华,陈奇瑜,高斗枢,刘永祚,堵胤锡于左右两边而立,更外一圈,则是三位行走大臣方一藻、杨尔铭、袁枢,再外一圈,则是诸位参军参政参议,李纪泽江启辰刘子正连同刚刚加入军机处不久的李定国都在其中。

    “各部调遣如何?”午后的阳光里,朱慈烺问。

    “虎大威的三千营连同王汝成的保定骑兵、李国英的通州骑兵已经到张家口,刘肇基率领杨轩的精武营第二镇、徐文朴的预备镇、董琦的四千善柳营和李顺的神机营正在急行军,算时间,后天就可以到张家口,加上宣府兵和本就驻扎在张家口的阎应元的第一镇,我大明骑兵一万,步军精锐两万余人,共计三万余人。此外,从宁远,山海关,喜峰口,古北口,独石口,整个蓟州密云沿线,都已经提升到最高战备,除蓟州总兵佟翰邦、玉田总兵刘耀仁,密云总兵陈永福之外,精武营魏闯的第三镇也已经开赴蓟州,但是有警,随时都可以支援。”兵部尚书首席军机李邦华回答。

    朱慈烺微微点头:“张家口大战将开,我军胜算几何?”

    “六成。”

    “为什么是六成?”

    李邦华回:“这一次多尔衮亲自领兵,漠南蒙古各部,几乎是倾巢而出,其兵力兵马在七万人以上,就兵力来说,我军处于劣势;其次,军机处以为,多尔衮不会只在张家口兴兵,从锦州宁远,界岭口,蓟州,一直到宣府大同,建虏和蒙古人一定会多有动作,以令我大明左右驰援,猝不及防,各处守军不能轻动,此为我军的第二不利;第三,张家口塞外三部的战力和决心,尚不能完全确定,虽然陛下已经下令,塞外三部的妇孺老弱,全部进入张家口避战,但这并不能保证塞外三部一定会使出全力。”

    “以上是建虏的优势,但我军的优势同样明显,张家口塞外五百里会是来日的主战场,几乎等同是关内作战,就后勤补给来说,我军压力大大减少,相比之下,建虏多尔衮从沈阳而来,蒙古各部又都困窘,无法为他提供大量的粮草,建虏大军所需的粮草,有相当一部分需要通过锦州进行转运,路途遥远,运输困难,一旦久战不绝,其力必然疲惫。”

    “其次,蒙古各部虽然都听从建虏的命令,派出精锐骑兵参加此役,但并不同心,据梁以璋和军情司的汇报分析,很多蒙古王亲对建虏的忠心都已经动摇,胜利了,他们会冲上去抢夺战果,如果战事不利,迟迟打不开局面,蒙古人是不会心甘情愿为建虏人充当炮灰,只要我军能善加利用,各个分化,蒙古人和建虏必然离心离德。”

    “第三,多尔衮以为行动机密,进军迅速,我军不能了解,却不知道我军在张家口早有准备,且已经得到消息。”

    “综上,我军的优势在士气,装备,火器,情报,以及就近的补给和后勤。不利在,建虏和蒙古多骑,来去如风,对草原作战更有心得,对战场也更加熟悉。军机处沙盘推演,以为我军胜算在六成以上。”

    李邦华回答。

    听完,朱慈烺沉思了一下,缓缓说道:“某种意义,此战是消耗战,我军不需要胜,只要拖住多尔衮,不需要多,只需要三个月,多尔衮就可能会因为军需粮草的匮乏而溃败。”

    “陛下圣明。”军机五辅都一齐躬身。

    武英殿。

    朱慈烺示意免礼,然后说道:“六成胜算,虽然估的不多,但朕以为,还是稍显乐观了。多尔衮不是阿济格,更不是豪格,粮草的困难和蒙古亲贵的不同心思,他一定是心知肚明,更知道如果战败,他的辅政王将会不保,但他还是率领大军来到了张家口。由此推断,他应该是有一定的把握,又或者说,他心中可能有我们没有想到的招数……”

    军机五辅都是微惊,军机处否则筹划军事,如果多尔衮脑子里有军机处没有想到的计划,并在战场使将出来,使大明陷入困境,那就是军机处的失职啊,即便陛下不责怪,诸位军机大臣也没有脸了,于是李邦华急忙问道:“陛下指的是……”

    “朕只是随便想,多尔衮不是常人,决不可小觑,朕不想再犯运河之战的错误。”朱慈烺道。

    军机五辅连同三位行走都是沉思。

    运河之战时,建虏声东击西,大明吃了大亏,如果不是守住了通州,并在河间府早有准备,说不得就让建虏得手了。这个教训在隆武帝的心中,也在诸位军机大臣的心中。

    沉思了一下,杨尔铭忽然说道:“多尔衮这一次亲率建虏精锐,并纠集了长城沿线所有的蒙古部族,气势汹汹,向张家口扑来,既然如此,想必大同关外的土默特,宁夏的沃尔都司(鄂尔多斯),甘肃的卫拉特蒙古,也不会闲着……”

    听到此,众人似乎想到了什么,有秦兵和三边总督孙传庭在,宁夏的鄂尔多斯和甘肃的卫拉特蒙古即便想要作乱,大明也有抵御的能力,但大同的西土默特情况却是不同,西土默特是一个蒙古大部落,部众约在十五万左右,可用之兵在两万以上,且大同距离张家口并没有多远,如果西土默特不攻击大同,而是轻骑疾进,往张家口而来,和建虏主力大军东西夹击,共击大明,那张家口的战局怕是立刻就会陷入险境之中……

    “西土默特的善巴,不是正在大同和我大明谈判吗?”陈奇瑜道:“臣以为,可以多给他们一点好处,稳住他们,等到张家口战事结束,再和他们从长计议也不迟。”

    众人都是点头。

    朱慈烺却是沉思。

    --稳住西土默特当然是不错的,但他所求的并不只有如此。

    但现在他却并不能说出,因为大同的消息还没有传回……

    正思索间,脚步声响,于海走了进来,将刚刚送到的一份密保,呈送到隆武帝面前。

    朱慈烺展开看完,眼中微微露出喜色,但脸上却不动声色,收了密报,抬头看向五位军辅:“此战事关重大,如果我大明胜了,建虏在蒙古草原的威望,必将荡然无存,各部蒙古一定不会再臣服于建虏,我大明抚平蒙古草原,指日可待。相反,如果我大明败了,建虏气焰增长,我大明经略蒙古草原的计划,就会遇到重大挫折。为大明安稳计,也为了蒙古长久,此战绝不容有失,为了壮我军威,增我士气,朕决意御驾亲征!”

    对军机处众臣来说,对于隆武帝的御驾决定,一点都不意外,他们心里清楚的知道,对于这样的大战,隆武帝是绝对不甘于只是在后方听取消息的,他是一定要亲临战场,以为指挥和谋划的,虽然皇帝亲征乃是国家大事,一般不可轻用,但隆武帝自太子时就屡屡带兵出征,继位之后,又连续出征渤海所和南下平乱左梦庚,军事亲征已经成了隆武陛下的常态,这一次多尔衮率领大军讨伐张家口塞外三部,来势汹汹,以隆武陛下的脾气,是不可能守在京师,遥望张家口的。

    对于陛下亲征,军机处没有意见,但内阁和六部堂官怕是要反对的。

    而隆武帝早有预料,发出圣旨之后,不等明日朝议,当天黄昏就在武镶左右卫、龙骧右卫和五千精武营的护卫下,离开京师,往宣府去了。随行的还有三位军机大臣,陈奇瑜,高斗枢和刘永祚连同一干参政参军参议,李邦华和堵胤锡则留守军机处。

    “不好了,陛下又亲征了,而且这一次要兵出张家口~~”

    “啊,这是哪个奸臣的进言,非诛了他不可!”

    “我等快去拦阻啊~~”

    “拦不住了,陛下已经出京了!”

    “那就去追,绝不能让陛下以身犯险~~”

    消息传出,六部九卿文武百官都是震惊,一部分人涌进内阁,质问内阁众臣为什么阻止?另一部分人骑马乘车,准备出城去追隆武陛下的车驾。但在城门口,他们被锦衣卫和顺天府衙的兵丁拦住了。

    “陛下有旨,众臣坚守职位,无旨,擅自出京者,以大不敬之罪论处!”

    锦衣卫森冷无情。

    ……

    哈刺慎草原。

    经过连夜行军,多尔衮亲领的六千建虏主力,以及科尔沁和察哈尔蒙古的骑兵大军,抵达了这里,而哈刺慎蒙古左右翼的两位亲王连同下面大大小小的蒙古头领,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

    多尔衮下了马,一脸笑意,信心十足的接受诸位蒙古亲贵的朝拜-

    ---谁都知道,他明着是辅政王,但其实就是大清的皇帝,因此,蒙古亲贵对他尊敬无比,所行都是大礼。

    多尔衮心安理得的受了,随即在帐中召开军事会议,商讨对张家口作战事宜,

    此番,多尔衮带来的兵马并不多,只两白旗精锐四千,加上一些蒙古八旗和两个汉军旗,连同豪格的兵马,“大清”所出的人马,其实不过一万五千人而已,并不是“大清”没有兵力,实在是长途远征,粮草困难,不得不为之,过去,“大清”长途奔袭明国,根本不需要粮草,就近从途径的蒙古各部获取即可,但现在不行了,蒙古人自己都饿着肚子呢,根本无法提供帮助,此次征伐所需的粮草,大部分都需要从辽东征调,虽然从去年多尔衮就开始筹划准备,将大批的粮草运到了锦州和义州,现在只用通过义州,运往喀喇沁,哈刺慎,继而是张家口就可以了,即便如此,“大清”的后勤依然面对巨大的压力,虽然出征不过一万五千人,但提供后勤运输的汉军旗却有三万人之多。

    ……

    在哈刺慎左右翼亲王汇报军情的时候,多尔衮脸色凝重。

    这一次,大清必须胜,不然不但会失去整个蒙古,而且在面对明国的时候,将彻底失去主动进攻的能力,也就是说,大清将失去战略主动权。

    在多尔衮看来,这才是最要命的。

    “大同西土默特那边,还没有消息吗?”军议结束,多尔衮小声询问跟在身边的苏克萨哈。

    苏克沙哈摇头:“没。”

    见多尔衮脸色凝重,他忍不住的劝慰:“主子不用担心,善巴乃是大清亲封的阿扎克亲王,这一次主子又许了他那么多的好处,他是一定会来的。”

    多尔衮抬目望向远方--眼神虽然逼人,但削瘦的脸上却满是忧虑,显然,他心里并没有苏克萨哈所说的那般轻松,对于此次征战,他也并没有十足的胜算,只是时势所逼,他不得不来,不然等到今冬明春,一定会有澳门银河平台的蒙古部落支持不住,倒向明国。

    一旦他坐视发生却没有作为,不但豪格,就算是一向支持他的皇太后布木布泰(大玉儿),中立的礼亲王代善,怕是也不能轻易放过他,因此,他必须做一点什么,明知胜算不多,他也必须搏一把。

    “主子~~”

    这时,脚步声响,一个亲信白甲兵疾步奔来,手里捧着一封军报:“豫亲王信。”

    多尔衮精神一振,接过展开,迅速看完之后,他嘴角露出欣慰的笑。

    ---老十二阿济格去年在渤海所大战中受了重伤,今年一整年,一直都在养伤中,虽然阿济格口头很硬,说自己只是小伤,一点事都没有,但终日咳嗽,有时还会咳血,俨然是受了内伤,原本,多尔衮想要将阿济格调回沈阳,改用多铎或者是济尔哈郎镇守沈阳,但阿济格却坚不肯从命,加上朝事纷乱,多尔衮需要多铎留在沈阳,以为自己的臂助,至于改派济尔哈郎,则引起了豪格的强烈反弹,最后不得不维持原命,仍令阿济格镇守锦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