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007章 张献忠之死(三)  崇祯十五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就在张献忠的骑兵和金忌九刀剑相向,一触即发之时,孙可望带着手下的五十个亲兵冲了过来,口中高喊:“大将军有令,有官军奸细作乱,试图谋害大王,全营不得擅动,违者斩!”

    孙可望在献营还是有相当威信的,他的命令一出,现场的骚动立刻就平息了不少。

    孙可望箭步奔到了帐前。

    守在帐前的张献忠亲兵和金忌九不敢阻拦,皆躬身放行。

    孙可望直入帐中。

    帐篷中。

    血腥气弥漫。

    一盏油灯如豆,光线极其昏暗。

    进帐第一眼就看见刘志坐在一个马扎上,正气喘吁吁地在擦拭短刃上的鲜血。

    而用杂草和棉被铺就的床榻上,鲜血咕咕,棉被下盖着一具尸体,但只露出了手脚,头脸却被蒙住了。

    “大哥你可算是来了。”

    见孙可望进帐,刘志立刻站起来,一脸期盼。

    孙可望不理刘志,箭步冲上,一把掀开棉被。

    这一刻,他所有的动作都是本能,根本不走脑子,他现在只想见到张献忠的尸体和脑袋。

    棉被下却是有一具尸体,体型穿着都似张献忠,但却没有脑袋。

    孙可望愣了一下,转头看刘志:“脑袋呢?”

    “什么脑袋?谁的脑袋?”刘志一脸茫然。

    孙可望惊怒,脱口而出:“当然是张献忠的脑袋!”

    “你说义父啊,”刘志脸色忽然阴冷,然后一字一句的说道:“义父的脑袋,当然是在它应该在的地方。”

    “什么应该在的地方……”

    孙可望大怒。

    但一句话没有吼完,他忽然感觉有点不对,不但刘志的动作表情不对,目光诡异,而且帐篷里的气息也不对,隐隐感觉,除了他和刘志之外,还有一人在呼吸。

    孙可望脊梁柱登时就是一凉。

    他猛的回头。

    正看见一个人从旁边的箱子后,慢慢地坐了起来。

    昏暗的油灯光照着那人的麻子脸,眉毛短粗,目光凶狠,一张血拼大口咬成了一条线,右手正使劲抓着颌下的大胡子,因为太过愤怒,就在起身之间,他已经是抓下了一大把。

    正是张献忠。

    而这时,刘志条件反射一般的跪下了,口中道:“义父您都听到了,儿子被他几番逼迫,实在没有办法……”

    啊!

    孙可望的三魂六魄,在这一刹那,已经全部被抽走了,手脚冰凉,像是忽然被人一下子扔到了冰窖下,整个人瞬间冻僵,脑子嗡嗡,眼神惊恐,膝盖一软,不由自主的就跪在了地上。

    砰。

    双膝着地,全身冷汗淋淋之时,孙可望也明白了一切。

    他中了刘志的诡计了,今夜这就是一个套!

    啊,好毒的计谋。

    而张献忠凶狠愤怒的目光更是让他明白,张献忠已经进入了暴虐状态,他今夜绝对是没有好了,

    “义父~~~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整件事情不是我,而是刘志这个奸贼策划的啊。他才会罪魁祸首啊,他怂恿我,利用我,他主动和我说,要替我杀了你,然后推我为献营之主,我一时糊涂,竟然没有能经起他的诱惑……”

    孙可望猛烈叩头,痛悔捶胸的大哭,并将黄昏时候的真相,一字一句的都告诉张献忠。

    这中间,刘志丝毫不阻止,只是恭恭敬敬的走上前去,扶着张献忠在大椅子里坐了。

    张献忠咬牙狞笑,他眼睛里的怒火,都快要把眉毛点燃了。

    “义父,我说的都是真的啊,刘志是一个奸贼,你万万不能相信他啊……”

    孙可望青筋暴凸,仍然在拼命辩解,但越是辩解,他头上的冷汗就越是密集,心中也越是发凉,他忽然明白,自己的辩解是无益的,刘志杀了人,却推他为献营之主,这种大公无私的行为,根本不是刘志的性子,只恨自己当时猪油蒙了心,竟然是相信了他,又或者并没有相信,他自己也做好了事后杀人灭口,除掉刘志的准备,但这一些他已经无法说出,更无法向张献忠解释---因为不管怎样,他终究是起了异心,而张献忠是一个眦睚必报的性子,对背弃他的人,从来都不会留情,从来都是残酷杀虐,即便对自己的干儿子也一样。

    也因此,刘志才根本不解释,因为他知道暴怒中的张献忠是不会放过孙可望的。

    “义父,儿子糊涂啊,儿子错了,求你饶了儿子这一次吧。”

    孙可望不再解释,他砰砰磕头,撞的额头满是鲜血,又抡起手臂,啪啪的给自己来嘴巴,性命攸关,他丝毫不敢余力,十几下之后,他已经将自己打的满嘴是血……

    此时,帐外的骚动已经迅速沉寂了下来。

    所有人都知道,八大王并没有死,今日的骚动是和孙可望有关,现在孙可望正在求饶,不知道八大王是不是会饶过他?

    “哭完了没有?”

    终于,张献忠狞笑着开口。

    “义父,饶命啊……”

    孙可望声音颤抖,全身冷汗像洗澡,整个人瘫软在地上,跪都跪不直了。

    “娘求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老子还真不敢相信,养这么大,居然是一个白眼狼。你想要杀了额,做额的位置是吧?来,给你刀,你杀了额!”

    张献忠抓了身边的刀,当的一声,扔在孙可望面前。

    “义父,”孙可望猛烈磕头不敢停,大哭道:“儿子怎么敢?是刘志这个奸贼害我啊。”

    “孬种,给你刀你都不敢拿,还推到别人身上,你不但是白牙狼,还是一个废物!”

    张献忠一声咆哮,猛的跳起来,一脚就将孙可望踹翻在地。

    孙可望急忙再跪。

    张献忠却又一脚将他踢一个筋斗,喝道:“你是什么脑子?老十三什么脑子,他能怂恿你,陷害你?如果你不愿意,为什么半夜不睡觉,带着你的亲信们鬼鬼祟祟地躲在林子里?还不是想要摘老子的果子?又为什么没有见到老子的脑袋之后,会那么的失望和震惊?说明你真想要老子死啊。娘求的,你的表情老子都看在眼里,你当老子是傻吗?”

    一连几问,憋的孙可望说不出话来。

    张献忠转对刘志,怒道:“将这个白眼狼拖出去,挖心掏肺,剁碎了喂狗!想杀额,能杀额的人,还他娘的没有出生呢!”

    “义父饶命啊,看在儿子跟随你多年的份上,你就饶了儿子吧~~”

    听到此句,孙可望魂飞天外,整个人都软的跪不住了,他想要扑过去,抱住张献忠的小腿求饶,但因为太过惊恐,他全身没有一点力气,最后竟然是坐不起来,而这时,已经有两个精悍之士冲了家里,一左一右,小鸡一般的将他拎起,往帐外拖。

    “义父,饶命,饶命啊~~~”

    孙可望已经是屎尿齐下,他拼命挣扎,用尽最后的力气,向张献忠哭喊求饶。

    但没有用。

    相反,他的哭饶反倒是更加惹怒了张献忠,隐隐地,孙可望不再是孙可望,而是孙可望李定国和刘文秀三人的背叛复合体,对他们三人,张献忠是必杀的,张献忠跺脚,红着眼珠子,疯狂咆哮:“杀,杀,杀!叛逆都是祸害,一个也不能留,全给老子宰了!”

    ……

    孙可望被拖出帐外。

    帐外的贼兵都是目瞪口呆,尤其是孙可望的五十个亲兵,他们一个个脸色惨白,冷汗如雨,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张献忠死了,那没有什么可说的,他们一定是听从孙可望的命令,孙可望如何指示,他们就如何执行。但现在张献忠没有死,孙可望却是要死了,在张献忠的威压之下,他们没有人敢为孙可望求情,更没有人敢反抗,只能哆哆嗦嗦的站在原地,像无根的浮萍一样,听凭湖水的推波和后续的处置。

    “刘志,你这个奸贼,我上了你的当了,我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孙可望已经是彻底崩溃,被捆到大树上之后,他开始大哭,用最恶毒的言语咒骂刘志。

    这一刻,他已经没有了献营大管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风度,他一把鼻涕一把泪、惊恐怕死的样子,比山中被劫掠的穷户也强不了多少。

    但很快,他就骂不出了,因为金忌九用一个布团堵住了他的嘴。

    “孙可望谋害大王,罪不可恕。大王令,挖心掏肺,剁碎了喂狗!”

    很快,营地里三百多不到四百人的贼兵,都被聚集起来,集中观看对孙可望行刑,火把也点了起来,熊熊火光之中,刘志跟随张献忠走出帐篷,在众人跪拜,起身之后,他大声宣布孙可望的罪行,将张献忠的命令,清楚传达。

    行刑手撕开孙可望胸口的衣襟。

    孙可望已经吓晕了,就在晕倒的前一刻,他看到“死去”的小三子就站在张献忠的身后,心中明白,今晚的这一切,除了那具无头和张献忠的愤怒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金忌九射向小三子的那一箭,一定是不带箭头的,小三子的惨叫倒地,不过就是为了吸引他带兵出现罢了。

    如果李定国刘文秀,哪怕是王尚礼他们那些献营的老人在,遇到这种情况,是一定会站出来求情的,哪怕孙可望犯的是谋害张献忠的大罪,他们也会提出彻底调查,查明事情的真相,然后再处置孙可望,但可惜啊,所有人都不在了,唯一的一个刘志,是绝对不会为孙可望求情的。

    ……

    “行刑!”

    金忌九一声命令。

    刽子手一刀捅入孙可望的胸膛,在孙可望“呜呜呜”无声的惨叫和鲜血喷涌之中,双手扒开,一手探入,硬生生地将孙可望的心脏摘了出来……

    啊~

    孙可望瞪着眼珠,死不瞑目。

    前世里,孙可望也算是枭雄,做到了秦王,最初经营贵州,为抗清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但其后野心勃勃,控制朝廷,架空永历帝和南明群臣,害的忠良奔走,又不听李定国的劝说,不顾天下未定,大片江山还被满清控制的现实,执意想要做曹操,甚至有取而代之、自己坐天下的心思,最终落了一个众叛亲离、被李定国击败的下场。

    这样也就罢了,但想不到他居然不顾廉耻的投降满清,被满清封了一个王,继而为满清出谋划策,甚至是主动当向导,只为了报复李定国以及和他作对的南明忠良。

    这样的人,没有节气,更不知忠义,有的不过是野心和权欲罢了。

    这一世,他没有折腾的机会。在这之前,他也还不能想到,有一日,他居然会被他一直鄙视、看不起的刘瘸子所算计,野心还没有来得及施展,就变成了一个被挖心掏肺的孤魂野鬼。

    ……

    “哈哈哈哈,死的好,死的好啊~~”

    当孙可望的心肺被呈送到面前之后,张献忠哈哈大笑,双手抓起来,摔在地上,狠狠踩碎。随即环视众人:“这就是背叛老子的下场!”

    众人都看的头皮发麻,脊梁柱一阵又一阵的发凉,所有人的眼神里都是恐惧。

    只有刘志面无表情。

    孙可望虽死,但对其部下的处置却是要继续,十几个可能知情的骨干全部被刘志抓了起来,刘志向张献忠如何处置?张献忠咬牙切齿的说道:“背叛我献营的崽子,一个也不能活,全他娘的给老子宰了!”

    “是。”刘志脸色无情。

    一声命令,孙可望的十几个亲信全部被斩杀,尸体人头血水,在营地前铺陈流淌……

    天色大亮后,等待献营的是又一次的跋涉和逃离。

    而经过一夜的愤怒和癫狂,张献忠好像渐渐冷静了下来,昏暗的晨光中,他望着被悬在树丫之上的那颗首级,表情和眼神已经不似半夜时那么愤怒,隐隐地,甚至透出了一丝后海。

    原本,所有人都以为,老十三刘志会接替孙可望,成为献营的大管家,毕竟,现在献营已经没有其他大将,若没有刘志的“假意同意”和及时通报,说不定现在八大王的脑袋早已经搬了家,但意外的是,张献忠却没有将孙可望的权限,移交给刘志,而是自己承担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