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一千零八章 调军(上)  脸谱下的大明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府衙后院,胡应嘉默不作声听着王本固高谈阔论,一旁的几个书生时不时恭维几句,话里话外对随园颇多鄙夷。

    胡应嘉瞄了眼最不要脸的那个……此人是范大冲,宁波鄞县人,早年入南京国子监,但科考连连落榜,如今归乡打理家族庶务,其父就是大名鼎鼎的天一阁的创立者范钦。

    嘉靖三十六年,通商初设,本地豪族对府衙收缴税银很是不满,最典型的就是慈溪袁家,为此钱渊不惜撕破脸皮将袁家一艘大船在出海口处击沉。

    而鄞县范家也是如此,为此在之前的四年内,范家一直没有被允许参与通商事,至少没有直接参与。

    为此,范家和唐荆川、孙铤、钱渊都不合,上一次王本固来宁波闹事,范大冲就主动请缨,王本固对其颇为优容。

    而这一次,王本固对范大冲有点冷淡,原因很简单,两个月前,范钦被调入南京,出任南京兵部左侍郎。

    靖海伯汪直复叛,两浙倭患再起,如果无重臣奉命南下,能承担重任的只可能是浙江巡抚、浙江巡按,当年这两个位置和浙直总督并列为东南击倭三大巨头。

    而王本固在徐党内部的地位是比侯汝谅高的,但还有一种可能,北京那边无重臣南下,而是以南京兵部率军进剿,考虑到年龄和履历,南京兵部左侍郎范钦是最有可能的。

    王本固将一群士子送出去,回首道:“天宿提议,大营设在镇海县,还需克柔襄助。”

    “那自然是义不容辞。”胡应嘉笑着说:“已经挑选过了,最适宜的是两处,一为对岸金鸡山脚,不仅有招宝村等三四个村落,而且地势平坦,可容大军驻扎,二是出海口处的外游山附近,不过那儿……是游击杨文军营处。”

    王本固不假思索道:“那就选金鸡山。”

    杨文那厮虽然只是个游击,但几乎跟着钱渊参与了每一次大战,战功累累,长期驻守镇海,是钱渊的铁杆部下。

    “好,各种器具、帐篷等物,自然是府衙承办。”胡应嘉追问道:“虽朝中尚未明令,但靖海伯逃窜至舟山,需调配两浙兵力,约莫多少……在下需提前筹划。”

    王本固指着正巧进来的董一奎笑道:“王某入浙时日不长,克柔赴任至今未过四个月,调配兵力……天宿如何说?”

    董一奎愣了下,但很快反应过来了,“除却驻守宁波的两部之外,已调严湖杭参将汤克宽,温金台参将张元勋,宁绍参将侯继高,另有驻守绍兴的游击岳浦河、驻守杭州的游击鲁鹏两部,加上中军,共计两万兵丁。”

    “当年上虞大捷,听闻胡宗宪出兵不过万,如今两万大军……”王本固笑道:“胜券在握。”

    其实这些都是昨晚王本固和董一奎已经商量好了的,调兵公文都已经发出去了。

    胡应嘉迟疑了会儿,轻声道:“听闻当年上虞大捷,时任把总的戚继美率军为先锋……”

    “戚继美还在处州,调配只怕来不及。”王本固随口瞎扯,驻守严州的汤克宽都来得及,戚继美怎么可能来不及?

    杨文、张一山、侯继高各部本身就在绍兴,那是没办法,还能让在东南诸将中战功最著的戚继美来掺和?

    听说戚继光是那厮的学生,而戚继美压根就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胡应嘉沉默了会儿,低声问:“汪直还在舟山?”

    这是胡应嘉想不通的地方,你汪直纵横海上那么多年,听闻在倭国也颇有基业,直接扬帆远去就是了,干嘛待在舟山不走?

    虽然汪直远去,通商事必然大衰,但至少打不起来了。

    “查清楚了。”董一奎忍笑道:“那日汪直抢夺船只逃窜至舟山,其中并无海船,都是从杭州送货至镇海的商船,近海还行,远航难抵巨浪,而停驻在舟山的海船……大都往倭国、南洋、朝鲜各地贩货,留在舟山的少之又少。”

    “若是汪直一人,怎么也能东窜倭国,但不说金鸡山招宝村被扣押的家眷,仅舟山上……男女聚众过万。”

    王本固听懂了,“若是汪直带着亲信逃了,麾下立为一盘散沙,他汪直打拼十余年,哪里忍得了这个下场,所以才会被困在舟山。”

    胡应嘉面无表情,心里哀叹,从汪直逃窜至今两天了,一个好消息都没有……呃,对于自己这个徐阶心腹门生来说,应该是都是“好”消息。

    犹豫良久,胡应嘉拉着王本固的衣袖,“子民兄,能不打吗?”

    “不打?”王本固气极反笑,“不打,那怎么向朝中解释?”

    “不打,如何锁定靖海伯复叛?”

    “不打,难道你还想看着钱展才那厮耀武扬威?!”

    在王本固看来,胡应嘉这两年历练出来了,但眼界不宽,看的不远,使税银激增让胡应嘉在京中名声大噪,但接下来税银必然锐减,这个锅不丢出去,难道还想背在身上?

    胡应嘉颓然松手,脑子里乱哄哄的,突然想,如果是钱渊,他会怎么做?

    “台州指挥使葛浩?”王本固低声问:“可是钱展才旧部?”

    董一奎苦笑道:“东南诸军,少有和钱龙泉扯不上干系的,就是游击鲁鹏、岳浦河也……”

    王本固心里清楚,鲁鹏、岳浦河都在上虞大捷中立功,这一两年内陆续被董一奎收拢,据说在走私上也分一杯羹。

    董一奎仔细介绍道:“葛浩,卫所出身,擅海战,早年被时任台州知府的谭子理简拔为台州指挥使,统率战船,屡屡败倭。

    后钱龙泉南下台州,再到设市通商后,大力打造战船,葛浩统率水师南下在福建、广东沿海击倭,颇有战功,直到去年戚元敬北调蓟门才回浙,如今停驻在象山左右。”

    看了眼发呆的胡应嘉,董一奎往边上走了几步,低声道:“自从二月份将戚继美调去处州,下官接手绍兴府沿海留下的水师,但只有不到二十艘,若想攻舟山,力有不逮……”

    王本固咬咬牙,“调兵公文可有回信?”

    “有,说什么扼守象山,断倭寇南下之路。”董一奎小心翼翼道:“要不要问问杭州那边?”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浙江巡抚侯汝谅是有调配之权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