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277章 列车长  修罗战神江策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整个车厢的人都看傻眼了,这个男人是谁?特种兵吗?这战斗力也太尼玛恐怖了!

    乘务员更是看的目瞪口呆。

    原来,事情可以这么轻松就能解决的?前后一共用了不到一分钟的功夫。

    早知道这样,他就不用吧啦吧啦在那磨叽十多分钟,说的嘴巴都干了。

    辛韫走了过来,有些惊讶的说道:“江策,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的?”

    江策笑了笑,“你忘记我是做什么出生的了吗?我前几年可是跟你哥哥一样,在西境当兵,每天都在枪林炮雨之中度过,对付的都是世界上最凶恶的敌人。所以,对付这些人还不是很轻松的事情?”

    这么一说,辛韫算是明白为什么江策怎么会那么厉害。

    早知如此,她就不用担心,一上来就让江策把人给轰走好了。

    二人正聊着,车厢的门打开了,列车长迎面走来,身后还带着一群乘警。

    列车长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几个人,又看了看行李位上的山魈,语气愤怒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乘务员吓得赶紧甩锅。

    “列车长,这位先生的座位被占了,所以他就把霸座的人给打了一顿。”

    事情是这样?

    听起来好像是这样,但事情发生的经过完全不同好不好?!

    辛韫怒不可遏的说道:“明明是这帮人霸占座位还不肯让,说了老半天他们一点反应都没有,乘务员还要求我们挪位子,去二等座。我们实在气不过才动手的。再说了,动手也是他们先动的手,是他们先扑上来的!”

    虽然真相如此,但……

    列车员看了看被打的遍体鳞伤的那些人,语气冷漠的说道:“我不管你们有天大的理由,在列车上打架斗殴就是不行!”

    “这是违法的你们知不知道?”

    他指了指江策,“是你动的手吧?跟我走一趟吧,下一站,会有警察来把你带走,准备去局子里待上半个月吧!”

    听到这话,辛韫又急又气。

    明明她才是受害者,江策只是替她出头而已,为什么到头来身为受害者的一方要接受法律的惩罚,而霸座的那些人却可以逍遥法外?

    还有没有天理了?

    辛韫急了,怒斥道:“你们也太不讲道理了!明明有这么多的乘警,刚刚直接过来把霸座的人强制带走不就可以了吗?为什么非要等到事情闹大了你们才来?而且,还是针对我们受害的一方?”

    这番话得到了车厢内其他人的认同。

    是啊,这算哪门子事?

    列车员眉头紧锁,他伸手指着辛韫:“注意你的用词!如果你再敢对我不敬,对乘警不敬,那就是藐视法律法规,我一样可以把你带走!”

    “你!!!”

    辛韫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受这样的委屈。

    她想继续讲道理,却被江策一把拦住。

    江策微笑着对她说道:“你先在这休息几分钟,我去去就回。”

    去去就回?

    所有人都像是看白痴一样看着江策。

    在列车里面打架斗殴,列车长亲自带着乘警来抓他,下一站就要转交公安机构,还去去就回?有够天真的。

    辛韫当然也是这么想的,她知道江策一定是在安慰她。

    但江策却接着说了三个字:“相信我。”

    信任。

    在外人根本不相信江策能回来的情况下,辛韫最后选择信任江策。

    只因为这个男人创造过太多奇迹。

    而且,辛韫内心深处对江策有一层深深的情意,让她对江策的每一句话都深信不疑。

    “好,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回来!”

    列车长笑了,“回来?呵呵,别想了!我要是放他回来,我就是猪!走吧。”

    在几名乘警的严密监视下,江策被押送到了一间单独的空车厢,这里是专门用来关押临时犯人的地方。

    来到这里,就不可能出的去。

    车厢门关上。

    列车长坐了下来,不屑的看着江策,“敢在列车上打架?呵呵,你真够可以的,等着坐牢吧!”

    江策语气平静的说道:“打架也是他们先动的手,只抓我一个人吗?”

    列车长笑了,“打输的去医院,打赢的蹲监狱,你不知道吗?你都把人家打成那副德行了,我还用得着抓他们吗?”

    原来还用这个说法?

    江策微微摇了摇头,继续说道:“那他们霸座的事情就不提了?”

    “还有什么好提的?”列车长说道:“你要知道,现在他们是受害者,你是施暴者!如果你不动手,你还有理,现在你是有理变没理,知道吗?”

    江策无奈。

    他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那列车长你自己的过失怎么算?”

    列车长愣了下,“我的过失?我有什么过失?”

    江策说道:“高铁,一人一座,人跟座位一一对应。你身为列车长却没有检查到位,放任那些人坐在了错误的座位,这不是失误吗?”

    “再者,明明高铁配备了大量的乘警,但你却对霸座的人视而不见,非要等事情闹大了你才出面,这不是你办事不利、你的失职吗?”

    “像你这样不懂应变的人,没有资格当列车长!”

    场面有些尴尬。

    “大胆!!!”

    列车长用力拍打桌子站了起来,指着江策的鼻子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什么身份?告诉你,你现在是罪犯!”

    “一个罪犯,敢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我可以让你的罪行加重,让你关的更久你信不信?”

    “你要清楚自己的位置。”

    “你说你几斤几两自己不清楚吗?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指点点?还我不配当列车长,呵呵,我不配,你配啊?”

    “你算个神马东西?你看我不爽是吗?来啊,你有能耐开除我试试?靠!”

    列车长彻底失去了冷静,甚至有点胡搅蛮缠。

    只因为江策戳中了他的痛点。

    江策对他怒目而视,实在想不到,还有这样的干部存在,真叫人恶心。

    “看,看什么看?还有十分钟下一站就到了。”

    “等到了下一站,我立刻把你送走!”

    江策微微仰起头,语气冷漠的说道:“只怕到时候,该送走的人是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