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900章 石家的秘密  毁灭教皇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毕竟我也看掠夺者很不爽,但是……冤有头债有主,乱杀无辜,大开杀戒什么的,也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不得不说,这话说的石榴他自己都觉得无语,也特双标了吧!原先说的可不是这样子的啊!

    难道换自己人就这样为所欲为,随便变卦的吗?

    朱大同表示不屑,不过石榴他倒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对其而言,朱大同只是他的一个手下傀儡而已。

    可是高忠不一样!

    要说为什么,毕竟是自己家人的亲信,石榴不得不顾忌自己外公的意见,既然如此的话,杀是绝对不可能杀的,那就只有委屈某个人的份了啊!

    说完这些,也不管朱大同他是什么态度,直接是就从朱大同的身上离开了的石榴,附身消失。

    朱大同的脸色终于恢复了正常,不再那么的难看下,看起来要比起石榴他附身的时候好多了啊!

    不过,身体的情况就算再怎么好,却也是比不上眼下的尴尬跟难过!

    眼前的这个一直以来都被自己视作为仇人跟罪魁祸首的家伙并没有死亡!

    而且听石榴他的意思,似乎也是要继续留有对方为自己打下手啊!

    毕竟朱大同其实也很清楚的,石榴他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单纯的帮助他而已。

    说到底,石榴他也是为了自己的目的才做的种种,事到如今,还能怎么样呢?

    朱大同有点个迷茫,不过迷茫的不仅仅只是他而已,位于破碎的纳米玻璃后面的高忠同样如此。

    望着那是自称为少家主的朱大同他脸色突然恢复正常,却是一脸的迷茫,简直就跟鬼上身一样。

    但眼下,对方就像是变成了原先的时候,自己所认识的那个朱大同一样,那么,石榴他人到底去了哪里呢?

    高忠其实很好奇这个问题,不过也知道眼下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毕竟少家主的意思也很明摆了,对方并不在这里,眼下自己面前的,确实是自己所认识的朱大同。

    而看着一脸迷茫的对方,高忠似乎也是弄明白了什么,少家主并不知道澳门银河平台掠夺者的存在朱大同是作为对方的傀儡跟手下的存在。

    那么对方之所以会救下自己,然后借着自己的关系进入掠夺者组织,也是少家主的意思咯?

    毕竟对方说的很清楚,对掠夺者很是憎恨啊!

    既然如此的话,是否可以说明,协助少家主的朱大同,对掠夺者也同样不怀好意呢?

    高忠他一直以来是都觉得对方不对劲,现在看来,更是证实了这个说法下。

    高忠他是自手中拿出来了一个类似于遥控器的存在以后,对着挡在其眼前的那一扇破碎的纳米玻璃墙一按。

    随即,已然碎裂掉的纳米玻璃墙开始上升,如此一来,等于是畅怀相见的二者,朱大同跟高忠,毫无阻碍的面对着彼此。

    二者都是忍不住眉头一皱,看样子也是不一样了啊!

    曾经的关系,要多亲密无间有多亲密无间,可现在的关系,好似中间有了一层阻隔一般。

    说不出的压抑跟冰冷!

    不过毕竟都是大人,而且还都是揣怀着各自目的的大人,可不像是过家家酒的小孩子一样天真无邪的二者,很快便是调整好了自身的状态。

    无视了这虚无缥缈的隔阂跟尴尬,好似没事人一样,只听高忠他是脸色缓和了很多,并不像是之前时候那般冰冷的道:

    “有意思,朱大同,你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潜入进到掠夺者又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为了报仇?还是说,这都真的只是少家主的意思?”

    “改改你那狗眼看人低的态度吧高忠!我从来都没有觉得你比我厉害到哪里去,自当然的,我也没有必要回答你的问题!

    再者,你刚才应该也听到了吧!

    你的少家主叫你做什么没有听见吗?我可不是你的手下!而是你的监视者!你的嫌疑还没有被洗清呢!”

    闻声,从愣神当中回过神来的朱大同,听到眼前不知何时逐渐靠近下的高忠他还敢是一副耀武扬威的样子。

    本就是因为石榴他突然之间变卦的缘故,而显得非常的不爽的其,眼下直接是毫不客气的反驳下。

    闻声,多少也是被噎的慌的高忠,虽然很不想被这样说,但也是正如对面的朱大同他所说的一样。

    自己现如今也是没有资格对其指手画脚的了,毕竟作为石家的一份子,对于石榴他真实的一面还算是了解的高忠,明白石榴这位少家主从来都是说到做到的人啊!

    绝对不会因为别人的话或者是别的什么而改变自己。

    同样的,也不会因为自己作为石家的一份子而顾忌什么的,谁叫自己的地位不高,充其量也就是作为一颗棋子的存在罢了。

    既然如此的,就必须得要学会懂得分寸才可以!

    身为下人,就得要有作为下人的行为跟眼色。

    不然的话,很容易引起石榴他的反感,而一旦他反感了。

    那么估计也是离自己消失就不远了,毕竟,谁叫自己所服侍的那位大人对自己的这唯一一个亲外孙疼爱的不行啊!

    老年白发人送黑发人无疑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自然而然的,会吧所有的爱都转移到了亲爱的女儿跟女婿留下来的唯一血脉啊!

    也正是如此,石榴他向来说一不二,因为没人敢反对,除了……那几位啊!眼下又将是关乎于一场家族利益的争夺战啊!

    身为石家的人,对于石家的内部情况也算是基本挺了解的高忠,眼下看着一脸不屑的朱大同,却也是忍得住的其。

    倒也并没有反驳什么,因为他并不想把麻烦搞大了,从而是变成了不可挽回的画面同时也是谨遵老家主的教诲。

    不会为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而大动干戈下,并没有多说什么的高忠,一言不发的走过了朱大同他的身边。

    也不管对方是否跟上来,直至离开了这一片漆黑的房间以后,随着高忠的离开,原本漆黑一片的房间瞬间一亮之下。

    伴随着无数把冰冷的,倒映着刺眼灯光的枪口随之浮现。

    只见位于眼下场中间的朱大同他的四周周围,皆是枪口对准了他的身体的情况下,一旦他是就真的做出来了什么不利于高忠他的举动的话。

    只怕这些个自动瞄准下的武器,也将是会瞬间要了他的小命吧!

    看到这一幕,尽管靠着作为情报收集员,相当于是斥候干的工作的朱大同,凭借着多年的作战经验,也是早就感觉也到了如芒在背般的致命危机。

    但奈何有着石榴他附身的缘故,一半以上的身躯皆是在石榴他的控制下,让其无法动弹下。

    对于这危险的感觉只能是故意视而不见下,不过他也是并没有多想什么只以为有几把狙击枪在对准自己而已,可实际上呢?

    似乎也是小瞧了啊!面对着周围遍布着的枪械,一旦它们同时朝着自己开枪的话,朱大同就算有着再大的本领,估计也是死定了吧!

    只是,高忠到底没有这样做,为什么?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石榴他的一句话而已,便是直接消退了想要杀死自己的想法下。

    由此足以可见,石榴他的身份绝对不可能有假,既然如此的话,自己是否可以利用这一点做点什么呢?

    就在朱大同他思考着什么的时候,不想,走到了门口位置的高忠,这个时候突然转过头来,回首看了一眼他,眼见着其是还在原地发着呆的情况下,不禁说道:

    “怎么了?还在疑惑着什么吗?不过选择现在的话,也未免太早了些吧!因为疑惑的事情其实很多,不过你不介意的话,其实我也是可以告诉你的……”

    “掠夺者的高层真的是你吗?”

    对于高忠他突如其来的转变,朱大同才没有兴趣去追究原因到底是什么。

    对其而言,只希望知道掠夺者的真正组建者是谁而已,因为这关乎到了他的仇恨,以及渴望报的仇!

    而对此,高忠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这般说道:

    “……不是,我只是个监视者而已,掠夺者跟我们石家,也就只是为了各自目的完成而存在的短暂合作产物罢了!

    一旦我们各自的目的达成了的话,就会毫不客气的直接将它给消灭掉!同时也是为了扼杀彼此的存在!”

    “那么掠夺者真正的高层究竟是谁呢?不是你,那么真的会是传言当中的那几个死刑犯吗?”

    “答案很难说……起码对于你来说,还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

    闻声,尽管不清楚朱大同他为什么这么的纠结于这种问题,简直就像是在钻牛角尖一样,略显的可笑。

    不过却也是并不想直接回答,或者说,已经超出了了其可以回答的权限的情况下,直接就给拒绝了的其,听的朱大同顿时间青筋尽爆,有点个要爆发的意思。

    不过看样子似乎也是早就知道谈不下去了的高忠,直接死一言不发的直接走出去了,离开了这个巨大的,充斥着死亡气息的死局大厅当中。

    眼看着气氛逐渐下降,变得无与伦比的孤寂下,朱大同他的目光也是在愤怒跟憎恨下,变得越显得锋利了起来。

    杀意毕露,就像是被仇恨遮蔽了双眼的人一样,逐渐沉寂下!放眼看去,只见他也是一声不响的离开了此处。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在石榴他一边监视着朱大同的状况。

    一边日夜兼程,快马加鞭的朝着自己主家的家族基地赶去的情况下。

    原本还没有这么的暴躁地石榴,直到其是发现了朱大同口里所谓的掠夺者掌控者既然是自己家的人以后。

    灵魂誓约似乎被触及到了的缘故,前所未有的愤怒萦绕其心头,让原本订下了毁灭之主的契约以后。

    感情被契约所一度压制住的石榴他都有点个压制不住下,好在的是如今力量极强的他轻松的便是压制住了高忠。

    可对方的一举一动却也是瞒不住他的法眼,但是已经懒得,或者说,被气到了忘记了自己还有着光明之眼这一堪称bug能力的石榴。

    都忘记了用光明之眼去看穿对方到底在想些什么来,反倒是直接打算去问问看。

    被高忠道出来的“罪魁祸首”,也就是自己的外公,到底在打什么主意的石榴,望着眼前那一座恢弘气派无比的家族庄园别墅。

    从外面一眼看过去,压根看不到内部的真实情景如何,因为笼罩着干扰电波跟虚拟屏障的它。

    就是专门为了防止被外界人偷窥跟突然打击而这样特别存在的。

    而石榴目睹着这熟悉的一幕以后,也是明白了,既然防护措施都还在正常运行的话,也就意味着,家族内部肯定是还有着人的存在。

    自己的外公,是否就在里面呢?

    被他提前一步派人带走了的小薇,也会在这里吗?

    石榴不知道答案,也不想要知道,因为他明白,结果肯定不可能如自己所想的那样子完美,就像是自己与生俱来的命运一样,到处都充斥着缺陷!

    心里不安,可是不得不面对压抑的情感让石榴他无所畏惧,迎面冲着其中而去,灵魂铠甲的自我保护机制让其陷入完全隐身状态下。

    红外线激光各种扫描雷达都失去了应有的效果,完全不知道一个熟悉的人已经潜入了进来。

    自庄园内的一道暗门开始潜入,直接堂而皇之的进入了隐藏在巨大庄园下的内部基地,而那里,正是这个庄园最大的秘密!

    随着石榴他的身形踏入了隐藏在了就巨大树木当中的电梯,打开了位于电梯下的底门,快速而下。

    从完全透明的玻璃通道是最终落入了一片漆黑的世界当中,可是灵魂头盔,又或者是光明之眼所附带的夜视能力,让其完全不惧怕黑暗的情况下。

    眼前的一切依旧是看的一清二楚的石榴,对其来说,可能是看的最最清楚的,莫过于位于自己面前的一个巨大无比的机甲了。

    就像是科幻电影当中出现的类人形的机械机甲战士一样!

    这里同样存在着,巨大的钢铁之躯上配带着各种各样的重型火力装置,看起来完全就不是普通的存在啊!

    起码就现在的人类来说,还拘泥于枪械等装备武器上面的他们,压根就还没有制造出来可以取代人类的兵器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